阿镗乐论 > 阿镗乐论文章 2016香港少年弦樂團排練演出記

2016香港少年弦樂團排練演出記

黃輔棠

樂緣淵源

       2014年底,香港音樂事務處高級主任(弦樂)吳家明兄,邀我出任他們辦的「香港青年音樂匯演」評委。在每場演出的講評中,我都提出一些坦率建議:

       「不但要恭喜得金獎的團隊,也要恭喜最後一名。因為年輕時受過越多挫折,將來的挫折承受力就越強,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參加樂團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只是為了比賽,不值得。應該是學習人生。不準確就不好聽、不練習就不會進步、方法不對就沒有好結果、堅持力不夠就不會有好成績、不互相合作就不可能得高分……。這都是在學習人生。」

       「選曲很重要。最好做到幾個兼顧: 兼顧到音樂性與訓練價值,兼顧到大家喜歡與團員的程度,兼顧到有快有慢、有剛有柔、有強有弱。」

       「音準難。要下最大苦功夫,慢功夫,死功夫,笨功夫。要把十六分音符無限延長為八拍、十六拍去檢查每一位團員的音準。」

       「音質音色難。有一招功夫想跟各位分享──力聚一點。即是把右手握弓的力,從分散在五隻手指,改為全部集中在食指。用這樣的方法去拉琴,聲音會馬上改善,淺會變深、散會變集中。」

也許是這些隨感式建議,讓家明兄對我全然信任,遂有這次合作。

極大挑戰

       7月31 晚,「香港青年音樂營」正式開幕。營地在西貢,有山有水,風景甚佳。

       第一次排練前,音事處弦樂組的眾位老師,已分聲部幫小朋友認真練習過,所有曲目都不存在找不到音之類問題。

       可是,這六十位小朋友,有一半以上,從握弓到運弓都不大規範,普遍缺少控制基本發音與音量音色變化的能力。單單是握弓「雞爪手」而不是「鷹爪手」者,就至少有三分之一。

       不去管這些問題,有點不負任,也必定影響演奏品質。但在排練之中要解決這類多年習慣性問題,難如登天。如何兩方面兼顧,對我是極大挑戰。

雙管齊下

       我採用了雙管齊下法: 每一次排練,先抽出一段時間,不練曲,只練功; 排練曲目過程中,隨時把曲中之技術難點抽出來,單獨練習,練好後再練曲。

       除了「雞爪手」改進有限外,其它基本功,例如弓的部位應用與控制,軌道與音量音色的變化,弓尖與弓根的音量音質統一,各種剛性與柔性弓法,連弓時音與音之間不斷開,某些時候必須的「空中移位」等,經過無數次練習與提醒,均有大幅度改進。

       前者,我用一條最簡單是的D小調一個八度音階,練遍了各種常用弓法。如算起總數來,這條音階至少拉了五、六百次,可是沒有一個人覺得厭煩。因為每一次都有新的「玩法」,都有新的要求,而且永遠達不到「完美」。所以,我最常說出口的話是「大有進步」而不是「一百分」。

       後者,則是不厭其煩地強調: 某種聲音效果,必須統一用某個部位、某條軌道。

開始時,多數小朋友對我的「部位指令」反應不過來。我喊「正中弓」,卻總是有人把弓放在中下弓或弓尖。我喊「弓尖」,總有人把弓放在正中弓甚至弓根。一直到演出時,才勉強把每一曲、每一句的運弓部位,做到接近統一。

軌道變化,是耗掉我最多時間與口水的訓練項目。開始排練時,幾乎所有小朋友都只會在靠近指板的「輕快軌」運弓,好像沒有人習慣在靠近琴碼的「重慢軌」上演奏。恰好我選擇的第一曲與第二曲都是巴赫作品,都需要深厚的聲音。這種聲音,只有在靠近琴碼的「重慢軌」,才有可能拉得出來。為此,連幾位聲部首席都沒少挨罵。到接近演出時,我們終於奏出了比較深厚、有根、有穿透力、能融成一團的聲音。

大師班課

六天排練之中,主辦單位安排了兩次大師班課(我個人更喜歡稱此為「公開課」)。每次四位學生。其他小朋友則在一旁觀摩。

       這八位小朋友,其中有四位,都是最底層的基本功,例如握弓、用力方法、基本節奏、音準、運弓部位、抬落指方法,有比較多問題者。我一概選其曲目的開頭一兩個小節,節奏亂拉的從最慢速開始,強制用節拍器算拍子(分拍);音不準的強制對空弦慢練;「雞爪手」握弓的強制改為「鷹爪手」; 弓段分配不合理的一個音一個音示範、模仿,直到部位合理為止; 用力方法不對的先檢查「內功」,然後用「內功傳授法」讓其體會、明白什麼是正確的用力方法。

       這些小朋友都非常聰明,一說就明白,一明白就做得到。從極不規範到有模有樣,不過是二十分鐘之內的事。

       值得特別一記的是一位各方面都比較規範的小朋友,我集中全力訓練她的速度能力。先用節拍器,測試她本來的速度能力。結果是每拍四個音,每分鐘115拍。再快,音就開始打結。我用左手內功檢查法與傳授法,找出她的問題所在,把她的抬落指方法,從原先的力量用在落,改為用在抬。結果,奇跡出現: 僅僅二十分鐘的訓練,她的速度能力就達到每拍四音,每分鐘140拍而手指與音都不打結。這個訓練結果,讓在場觀摩的所有小朋友和老師,都驚訝不已。

       最後我總結說:「這是改善方法的結果。我們練琴不僅是一遍又一遍把音符拉熟,而是尋求更科學更合理的方法,提升聲音品質與技術能力,進而把音樂表現得更好。」

切磋琴功

       除了帶排練之外,我利用沒事空檔,先後跟香港幾位同道朋友作了琴功切磋。

       第一次切磋對象是同行長輩楊寶智教授。楊教授是我十分尊敬的前輩作曲家、小提琴教育家,大學問家。他改編的《喜相逢》一曲,我在剛入行時,就已經廣為流傳。《林耀基教學法精要》一書,亦出自他之手。他為人誠懇、謙厚,對我們這些晚輩毫無架子。我們切磋了揉弦的幅度究竟以多大為適中,又探索了右手運弓用力的「內功」是怎麼一回事。

       第二次切磋對象是失聯四十多年的老朋友廖廣廉兄伉儷等。經過多方面了解《黃鐘教學法》後(本人為業餘學琴者創編的小提琴教學法),他決定在香港和嶺南地區推廣。在微訊上,他發了一則對黃鐘教學法的評論,甚得我心:

「黃兄輔棠以其前數間大學教授之資,造就許多專業桃李之歷,卻投身許多教授不齒從事的普及教育,建立面向大眾的黃鐘教學法。箇中的哲理符合老子的“上善若水”之道:山水不爭高而向下流動,沿途澤及大地,歸於大海,復受陽光之熱化氣升空,再轉為雲雨,降落山頭再變成山上水源,又開始往山下流動的歷程,周而復始。

推廣黃鐘法將促進拉琴、聽琴、近琴的人口有史以來沒有的快速增長,從而使弦樂世界的金字塔體積以幾何級速度增大,也就間接提高了向上競爭進入專業學院的門檻。

正因為黃鐘法的居下,未來的專業人才會更加居上。不止優秀,而是成群式地卓越於世界之巔。」

       兩次切磋,吳家明兄均在場,可以作證。

香港首演

       8月7日下午3時,「2016香港音樂營音樂會(一)」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音事處屬下的兒童合唱團、少年弦樂團、中樂團共同演出。

       少年弦樂團演出的曲目是:

1、巴赫: B小調聖詠曲120號

2、巴赫: 賦格藝術之九

3、莫札特: D大調嬉遊曲第三樂章

4、黃輔棠: 黯然銷魂(選自《神鵰俠侶交響樂》弦樂版)

5、黃輔棠: 古墓師徒(選自《神鵰俠侶交響樂》弦樂版)

除第三曲外,全是香港首演。

巴赫兩曲,由本人改編、編訂,是在排練中費時費工最多者。通過排練這兩曲,小朋友的基本功夫大有提升。

最後兩曲,由於題材耳熟能詳,音樂語言通俗易懂,加上現場解說,聽眾反應特別熱烈。演出結束後,音事處負責人林覺聲先生問我:「什麼時候能讓我們聽到整部《神鵰俠侶交響樂》?」我說:「我也很想為香港聽眾演出這部作品,但要等候機會。」

弦樂團整個演出水準,前四曲是歷來最佳。最後一曲的最後一句,由於我的指揮失誤,整齊度打了節扣。這應了易經最後一卦: 未濟。希望這個不完美結束,能帶來下一次的更加完美。

2016/8/11記於台南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