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故事 > 世界上唯一被立碑纪念的歌曲——《喀秋莎》(音乐故事)

     那是人类史上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1941年7月,法西斯头子希特勒向前苏联发动突然袭击。德国人从并不遥远的西方席卷而来,向那些不肯退却(或者不被允许退却)的前苏联人进行凶残屠杀。白俄罗斯仅仅在一个月之内就被彻底吞噬了,乌克兰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则堆积着一望无际的尸体,即使是滚滚麦浪也不足以遮住遍野的尸体。
  要么拿起武器将敌人杀回去,要么象羔羊般被砍尽杀绝!每个成年男子都面临着这两个抉择;女人也不能置身战争之外,她们在匆忙搬迁到后方的工厂中制造坦克、飞机、大炮和枪支,用纤细的手指把一件件杀人工具送下流水线。战争需要的一切都拿去支援前线了,因为失败就意味着整个民族的灭亡,到那时一切财富都没有用了,一切感情也都没有用了。他们处在生命力最蓬勃旺盛的年龄,爱情、事业和美好的生活应该是他们每天谈论的话题,每天经历的一切;然而现在他们每天面对的却是死亡。如果死亡没有在今天降临,它将在未来的每一个日子里缠绕你的灵魂,使你除了死亡之外不再思念任何美丽的事情。
  在战争的头几个月里,被送上战场的士兵绝大多数都回有来。许多士兵匆忙地从家里、学校或工作单位赶往集合地点,生平第一次穿上军装,甚至连写一封告别信的时间也来不及。看样子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德国人的脚步,除了生命。用这个民族最优秀、最生气勃勃的年轻人的生命在德国人面前筑起一道血肉长城,才能让他们的坦克停止运转,让他们的军靴陷入泥泞。近卫第3步兵师的战士就是这样一批生气勃勃的年轻人,他们在1941年7月的一个黄昏离开莫斯科,前往第聂伯河前线,面对强大凶恶的敌人,这是一场要失败的战斗,将是一次一去不复返的悲壮的征程。
 在送行的人群里有莫斯科一所工业学校的女学生,望着近卫第3步兵师的士兵,她们唱起了一首歌,它的词作者是著名诗人伊萨科夫斯基。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
  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
  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
  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
  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
  把喀秋莎的问候传送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
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 
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虽然这首歌已经诞生两年,但直到今日,它还很少有人传唱。近卫第3步兵师的大部分士兵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他们记住了这简单激昂而不失深情的曲调,还有那个令人魂绕梦牵的喀秋莎姑娘。激动之余,他们向唱歌的女学生敬了一个军礼,消失在黄昏的薄雾之中。在他们行军的道路上,在漫长的铁路线上,在第聂伯河畔的每一个集体农庄,每一个人都学会了这首《喀秋莎》。近卫第3步兵师很快在艰苦的第聂伯河阻击战中全部阵亡,从听到《喀秋莎》开始,他们的生命只持续了短短的一个月。但《喀秋莎》给了他们无穷的力量,他们狠狠打击了号称“飞毛腿”的德国最精锐的古德里安装甲部队,为苏军组建保卫莫斯科的最后防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此后,《喀秋莎》的歌声伴着浓浓的战争硝烟,顺着战壕一路传开。歌声从莫斯科流传开去,一时间,北到列宁格勒,南到基辅, 在1 000多里的战线上,在前线,也在后方,在整个苏联,到处传唱着这首歌曲。 后来,随着战事的发展,《喀秋莎》这首歌曲还传唱到东欧的一些国家。波兰人民曾将喀秋莎作为战斗号令,而保加利亚的游击队员还曾将这首歌曲作为联络信号。更为出人意料的是,当时,就连许多德国士兵也喜欢上了《喀秋莎》这首歌。
那是在一次战斗的间隙,在红军一个步兵连的战壕里,疲惫不堪的士兵们突然听到随飘来的熟悉的歌声:“正当梨花开遍了天 涯……”他们仔细听,发现那歌声竟然是来自对面的德军阵地。苏军一位中尉连长从望远镜里看到,在对面的阵地上,一伙德军正围着一架留声机欣赏着这歌曲。这个步兵连的战士们震惊了,愤怒了,他们未经请示就向敌军阵地发起了攻击。战斗非常惨烈,当他们打退了德军,找到那架留声机时,发现唱机仍在转动着,仍在唱着……中尉连长捧着唱片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所有的战士都跟着哭了,为了夺回这张唱片,8个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后来,上级军法部门对这次违令攻击事件进行了责任调查。一位团长在被调查时说:“如果我当时看见喀秋莎被一群法西斯豺狼包围着、蹂躏着的时候,我也会这样做!”军法法官被感动了,调查被取消了。
战争还在异常惨烈的进行,德国人似乎一直吉星高照,每天都有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苏联人死在战场上。基辅城外的一个包围圈就吃掉了整整65万苏联士兵,他们青春的生命,突然倒在肥沃的乌克兰原野上,直到冬天还没有被埋葬。深秋已经到来,在维亚兹马,在布良斯克,在莫斯科附近的每一个战略据点,德国人都在大踏步的前进。然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多管火箭武器也在同一时间被送到了苏联军人的手中,成为消灭强敌保家卫国的武器。这种武器没有任何标记,只是在沉重的炮架上刻着一个醒目的K字。
  士兵们不知道,这个K字代表着遥远的"共产国际"兵工厂;但他们看到了火箭炮强大的破坏力,听到了它刺耳的呼啸声,当它成群结队发射的时候,整个大地甚至都在颤抖。士兵们热爱这种武器,便把它命名为"喀秋莎"——以K字开头的女子的名字,一个只给亲密的女子使用的昵称,一个站在峻峭的岸上、迎着明媚的春光高声歌唱的女子。从那时起,喀秋莎就成为一切火箭炮共同的爱称。
  第一批使用"喀秋莎"的人,绝大部分都没有回到家乡,甚至没有收到爱人的书信就死去了。这场反法西斯的战争使前苏联作出巨大的牲,一共有2600万人丧生,其中2000万人死在了战场上。
1945年春天,苏联红军200多万人突破波德边境,攻入德国本土,从南北形成夹击,包围了纳粹帝国的巢穴柏林。
那正是一个梨花盛开的季节。前进中,许多部队齐声唱起了《喀秋莎》,而为这歌声伴奏的,是2000多门喀秋莎火箭炮的怒吼!他们用世界上最强大的攻城臼炮轰击柏林,每一颗炮弹都有半吨重;他们在炮弹上刻下了这样的文字:"为每一个燃烧的村庄复仇!""为每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复仇!为每一个失去丈夫的妻子复仇!"与这些臼炮一起怒吼的,还有成千上万蔚为壮观的"喀秋莎"。这些喀秋莎都是在万里之外的兵工厂里,由苏军士兵的母亲、妻子和女儿制造出来的,许多普通的俄罗斯妇女手上结起了厚厚的茧子,这一切都是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自己的民族能够获得生存的权利。

  战争结束了,纳粹元首希特勒的野心和鲜红的万字旗一起被埋葬在烈火中,《喀秋莎》却永远流传了下来。俄罗斯的喀秋莎被证明是值得思念的,配得上前方将士的魂绕梦牵;思念喀秋莎的小伙子们也被证明配得上这场胜利,配得上与喀秋莎永恒不朽的爱情。在喀秋莎顽强不屈的钢铁般的爱情面前,一切软弱无力、无病呻吟的爱情都是那样黯然失色。
为了纪念“喀秋莎”这丰功伟绩,苏联当局战后在歌词作者伊萨柯夫斯基的故乡斯摩棱斯克州的福斯霍达村建立了一座“喀秋莎纪念馆, 村民们还在河岸边地势最高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喀秋莎纪念碑。这在人类音乐史上,可谓绝无仅有的首例。每当梨花盛开的时节,在人们的心目中,喀秋莎姑娘仍然站在峻峭的岸上、迎着明媚的春光高声歌唱,歌唱爱情,歌唱人类追求和平安宁等美丽的梦想!
(大众乐谱网根据网络资料编撰)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