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神交》亞美尼亞首演記

《神交》亞美尼亞首演記

阿  鏜

極其意外

       今年(2014) 5月中,極其意外地收到一封來自亞美尼亞國家青年交響樂團(State Youth Orchestra of Armenia)的信,說他們有意10月底,在首都葉里溫(Yerevan)的卡恰圖良音樂廳(Aram Khachaturian concert hall),演出《神鵰俠侶交響樂》(Symphony Condor Heroes),問我可否親自指揮。

       一個相隔萬里,毫無淵源,半個人也不認識的歐洲樂團,怎麼會突然送我這樣一份大禮?

       唯一解釋,就是今年初,我把與廣州交響樂團合作的《神交》解說音樂會錄像傳上youtube網後,找凡在facebook有戶口的交響樂團與指揮名單,像打漁撒網般地把頻道傳出去。剛好,他們的音樂總監看到此頻道,磁場相合,產生共震。

       上網一查,知道SYOA完全不是一般的業餘青少年樂團,而是水準專業,編制齊全的正規交響樂團。其音樂總監Sergey Smbatyan先生很年輕,是美國古典音樂經紀公司IGM旗下專屬指揮家。在youtube網,有多個Smbatyan先生指揮SYOA演出世界名曲的頻道,均值得欣賞。

       多次信來信往後,終於,我與內子帶著三分興奮、三分期待、四分好奇,於10月26日,抵達亞美尼亞。

傻人傻福

       到了葉里溫,看到演出海報與節目手冊,才知道這場演出,居然是第二屆卡恰圖良國際音樂節的壓軸音樂會。同場演出的,還有頂尖級中國小提琴家寧峰。他將在下半場與樂團合作演出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

       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我事先確實完全不知道,是這樣一場高規格音樂會。

       「你傻人有傻福。」內子說。

       我加了一句:「糊塗人有糊塗福。」

三場排練

       亞美尼亞國青交的排練演出繁忙程度,遠超過一般專業交響樂團。因此之故,我的排練時間只有三次,每次不足三小時。

       如此長大一部新作品,如此少排練時間,這對樂團與指揮都是極大挑戰。

       本來,我計劃頭兩場排練各「吃」下四個樂章,第三場排練從頭走到尾,當作預演。可是一出手,發現他們並未如職業樂團般,每位樂手事前已練習過所有困難片段。在這種情形之下,第一次排練就要求品質,並不適合,也做不到。

       於是,當機立斷,改變計劃,先把全曲「過」一遍,讓團員對全曲八個樂章先有個大略印象。然後,把所有困難片段,都單獨抽出來,先慢速練,奏對之後,再逐步加快。

       由於有「消化」時間,困難片段又有從慢練到快的根基,演出時,團員表現甚佳,連最困難的某些快速段落,都演奏得乾淨利落,意境全出。Smbatyan先生對我的排練方法與效率大加肯定,連聲說:「It works! It works!」

       事後他們告訴我,這個樂團的成員,全部是當地音樂學院的畢業生。Smbatyan先生創辦這個樂團,目的之一就是為音樂學院畢業學生創造工作機會。難怪!

演出過關

       本來,我有點擔心,完全沒有樂曲解說,包括文字與聲音,聽眾受得了整整一小時的《神交》嗎?

       沒想到,演出時聽眾很安靜,結束後卻掌聲熱烈、持久。中場休息時,到聽眾席去準備欣賞寧峰的演奏,不少聽眾認得我,紛紛主動跟我握手、致賀、說喜歡我的交響樂,要跟我一起照相。

       Sergey Smbatyan先生與樂團藝術行政部負責人兼低音提琴首席Sargis Balbabyan先生,演出完後請吃飯時,一再告訴我們,說團員都喜歡《神交》,都希望有機會再跟我合作。Balbabyan先生說了一句讓我窩心又感動的話:「你的音樂很中國,也很歐洲,很俄國。這樣的中國音樂,全世界人都會喜歡。」

權充記者

       告別之前,我特別要求Smbatyan先生騰出時間,讓我做一次採訪。

       很認真地做足功課,我準備了以下問題:

1、什麼樣的緣由,讓你邀請一位素不相識的人,指揮你的樂團演出一部中國交響樂?

2、你創辦國青交的動力與深層原因與什麼?

3、在經營國青交的過程中,你遇到過那些大難題? 如何解決?

4、國青交的成長過程,有那些特別有趣、好玩的故事?

5、未來有何計劃?

6、國青交今年8月,曾受邀擔任在中國佛山舉行的第九屆蕭邦青少年鋼琴大賽的伴奏樂團,其來龍去脈如何?

7、有無興趣跟中國大陸、台灣、港澳性質相近的樂團結為兄弟團?

8、對我的指揮技術,有何改進建議?

9、送他一個中文名字: 沈拔天。

內容太多,擬另文詳記之。

再次改譜

       《神交》多次演出,毫無例外,都是每次必改譜。一直改到去年與湖南交響樂團合作的那一場,以為已經改定,不會再改了。沒想到,因為這次機會,必須細讀總譜,又發現一些問題,不得不增、刪、改了幾處打擊樂譜。

       運動員比賽,只差零點一秒,就可能決定名次高下。藝術作品每一個細節,好一點差一點,作品就可能升一級或降一級。

       這次改譜,從演出效果看,作品提升了半級。這是遠比掌聲重要的收獲。

       將來這部作品如能廣受好評,最要感謝的,是那些給我演出機會的人,包括這次給我機會的沈拔天先生。

四個首次

       這場演出,有五個首次:

       1、首次有外國樂團,主動演出《神鵰俠侶交響樂》。

       2、首次有機會指揮一個非華人樂團排練、演出。

       3、首次使用英文與樂手及行政人員溝通。

       4、首次在沒有任何樂曲解說的情形下,演出《神交》全曲仍能得到聽眾理解、喜愛。

       5、首次用英文接受當地電視台與電台訪問。

       這讓我對《神交》與自己的指揮與溝通能力信心大增。

       希望這些難得的首次,會帶來日後的無數次。

還會再來

       演出結束後,我們多留了兩天。樂團公關與接待負責人Sona小姐,陪我們遊玩了亞美尼亞不少名勝古蹟,讓我們對這個國家的歷史與現狀,有個初步了解:

       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早在第三世紀,基督教就成為亞美尼亞的國教。

       這是個災難深重的國家,屢遭強鄰欺壓。一百年前,曾被土耳其人大屠殺,幾近滅族。

       這是個經濟窮國,山區很多,且很多山不長東西。

       這是個輸出移民的國家。據說散居世界各地的亞美尼亞人,比在國內的人還要多。母國的運作與發展,離不開遊子巨大的回饋與貢獻。

       這是個和平、有禮的國家。一個直接感受與不習慣,是這裡的車都讓人,而不是人讓車。

       這是個把文化與文化人當回事的國家。凡有成就的藝術家,包括作家、畫家、作曲家、翻譯家,都會得到國家很多支持與宣揚。

       ……

       11月2日,滿載友情、喜悅、祝福,我與內子告別了可愛的亞美尼亞與一群新結識的朋友。我們有共同預感: 還會再來。

 

首刊於2014年11月30日中華日報副刊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