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一天兩場大挑戰(阿镗文选)

作者:黃輔棠

       2014年1月29日,是香港第三屆黃鐘師訓班的最後一天。

       上午,黃浩基老師安排我在他的工作室,為校際比賽1-4級的學生,上指定曲公開課。

       下午,甘芝慧老師安排我到香港國際學校小學部參觀並指導學生弦樂團練習。

一級曲目

       My Heart that Believest,Bach曲。

       此曲右手簡單,譜上標記都是平弓。左手卻複雜,有不少變化音。其中1、2、3指均有同指半音移動。

       黃浩基老師真有辦法,把多位學琴一年左右5-7歲的小朋友,訓練到姿勢正確,發音健康,能拉準高難度的變化音。

       對我的挑戰,集中在如何處理音樂與弓法。

       我建議浩基老師把大多數八分音符從平弓改為頓弓,讓音樂更有生命力。另外,把弓的部位,從中半弓改為上半弓,讓運弓更靈動些。

       對少數有音準問題的小朋友,我臨時編了幾個輔助練習。只要先練一下輔助練習,左手的音準問題就比較容易解決。

二級曲目

       Prince Charming Rondo,Charles Dancla曲。

       此曲音符簡單,既沒有高難度變化音,也沒有快速音群,又很短。

       如何把這首又短又平淡的小曲,處理得有變化,有音樂,讓人心動,是大挑戰。

       我所做的事是:

1、    建議浩基老師把原先定的每分鐘120拍,改為每分鐘90拍,即把快板變成中板。

2、    兩小節的重複,樂譜上雖然沒有任何強弱記號,但把它處理成兩小節強,兩小節弱。

3、    弓根連續下弓,把直線運動改為弧線運動,增加音樂的彈性。

4、    把好幾句結束音的特強記號去掉,把強收尾改為弱收尾,增加音樂的高貴感。

       如此一來,原先給人匆匆忙忙,草草了事之感的該曲,就變得高貴起來,也多了一些變化。

三級曲目

       Sarabande et Courante,Corelli曲。

       此曲的難點,一在Sarabande的音樂處理,二在換把的音準,三在Courante的弓法處理。

       我所做的事是:

1、    Sarabande讓學生想像是兩種樂器在對話。高音是小提琴或長笛,低音是大提琴或低音管。改掉原譜上一律強奏的記號,改為高音輕柔,低音渾厚。

2、    相鄰把位的換把,必須用確實的真換把,不能用拇指不動其他手指動的假換把。1指的音要提前按準,不能聽到不準再去移動。

3、    Courante的起拍音不能用平弓,要用半擊弓,即先壓後衝,衝後離弦,空中移位到弓根去拉正拍的音。凡後面是休止符的結束音,都必須略為少弓、收尾、弓毛離弦。

四級曲目

       Menuett, Mozart曲。

       浩基老師把他的所有學生,都訓練到音準、節奏、發音三大項目中規中矩,讓我「有米煮飯」。我需要做與能做的事,集中在音色調整與音樂處理。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因為聲音對,音樂就對了大半。

       首先是基本音色。學生未經調整演奏出來的音色,太暗,太虛,缺少了莫扎特音樂所需要的明亮與光彩。我讓他先練幾下空弦,把運弓軌道移近琴橋,增加力度,發出比原先明亮得多的聲音,作為基本聲音。

       第一小段,每小節的第一拍下弓,第二第三拍兩個上弓,如不調整軌道,兩個上弓的聲音勢必突然變暗。為了這兩拍上弓的音輕而不暗,必須在第一拍之後,把軌道略移近琴橋。另外,每一拍的結束處,都有一個十六分休止符。如何處理這裡的弓法,是整曲成敗的關鍵點。我要求學生,每一弓的第一個音,都要預先略加力,用很多弓; 每一弓的第二個音,用極少弓,一拉響就離弦。這樣調整後,聲音就乾淨,舞曲的感覺也出來了。

       第二小段與第一小段,必須有大對比。剛變為柔,男性變為女性,重要的音必須加揉弦(抖音)。

       此曲是名曲,挑戰不在樂譜不熟,而在用什麼樣的方法,讓學生在短時間內改變運弓習慣,拉出對的聲音與音樂。

       深入淺出的講解重要,放慢速度的示範重要,讓學生對比兩種不同的弓法處理與音樂效果重要。

全都得益

       這樣的公開課,成本輕,成果大,對所有人都是挑戰,也讓所有人得益。

       浩基老師事後在facebook發文分享心得:

       「每次觀看教授上課,總是給我的教學帶來新衝擊,反思為何自己沒有看出這個問題,或者為何沒有使用這個方法,感覺到前面的教學道路有更高、更明確標準。」

       這代表旁觀老師大有得益。

       眾多家長與學生,通過觀摩公開課,不但對同級曲目的音樂與技術要點有了明確了解,也對一般性的如何處理音樂,如何練琴,如何解決難題,有了活生生的範本。

       我個人亦得益不少。很多音樂處理方案與教學方法,都是針對特定的學生問題,臨時想出來的。

       例如,莫扎特小步舞曲的開頭,為了讓學生掌握「拉後離弦」這一重要技術,我讓他每一拍(每一弓)之後,弓毛都遠遠地離弦,在空中停留2-3秒,才接下一弓。這樣,他不但一下子就把聲音從髒變成乾淨,而且訓練了對弓一起一收的控制能力。

       面對一首完全陌生的樂曲,能否立刻拿出經得起推敲的音樂與技術處理方案,是對老師教學實力的最大挑戰與測試。

       感謝浩基老師,給我良機,展現能力,分享心得。

世界真小

       下午兩點多,遵甘芝慧老師之令,我來到美麗的的淺水灣香港國際學校小學部。甘老師在初中部有課,她請學校另一位全職弦樂老師Mr.Yeyuayan接待我。

       與Mr.Y(學生都如此稱呼他)閒聊起來,我們驚訝地發現,我們居然有多位共同朋友。

       香港管弦樂團副首席梁建楓兄組建了「香港純弦」,出了幾張叫好又叫座的CD,Mr.Y是該團唯一的中提琴手。而我才在不久前,為香港純弦寫了一篇CD評論。

       在youtube網ftwong(本人英文名縮寫)戶口,他一看到某部影片上有廖皎含老師的照片,馬大叫起來:「Chiao-Han is my good friend!」。我告訴他,不久前,廖皎含老師才幫我錄了一張CD, 全部是我的鋼琴作品。他在youtube上看到的,就是其中一曲。

       這一來,馬上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避免了在互相不熟悉的情形下,我去「碰」他的學生可能引起的尷尬。

顧此失彼

       Mr.Y很客氣地請我做我想做的事。我則希望先了解一下他的學生狀況,再做他希望我做的事。

       聽了他指揮大約有三十位學生的弦樂團演奏數曲後,甘老師趕到。她與Mr.Y商量後,決定請我試試,看能否改善一下學生的vibrato(揉弦、抖音)與運弓。

       做vibrato輔助練習,基本上順利。有些明顯原先方法不對的小朋友,當然無法在這麼短時間就整個改變過來。但通過幾個輔助練習,至少讓他們知道了vibrato的基本規範與方法是怎麼回事。

       運弓牽涉到的東西太多,只能先抓一點: 如何把弓拉直。中上弓比較單純,只牽涉到右前臂的開與合。一個輔助練習,很短時間之內,學生就有明顯改善。

       弓尖與弓根,問題較複雜,我的英文不夠用,又有點心急,就明顯力不從心、顧此失彼,效果不佳。

       事後我反思檢討,互相不熟悉,不敢完全放手去要求,固然是原因之一。但面對一群基礎問題比較多的孩子,過於心急,一下子想做太多事,無法深、細、嚴,才是效果不佳的最大原因。

       弓根本來就複雜難教,真要改善,恐怕要把動作分解得再細、再簡單,教學時目標更專一,才有可能。而在練習弓根之前,恐怕必須先花大力氣,調整握弓方法,才會有好的教學效果。

 

       甘老師正式表示,希望在雙方適合時間,請我去做一個星期講學。希望屆時真能幫得上他們一點忙,用黃鐘的方法,把那群聰明而音樂感好,但基本規範與技術不足的孩子,帶高一級。

 

2014/2/6 完稿於台南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