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香港第二屆黃鐘師訓班補記 (黄辅棠)

 香港第二屆黃鐘師訓班補記
黄辅棠

        2013年7月23至25日,在黃浩基老師的個人工作室,舉辦了香港笫二屆黃鐘小提琴教學法師資訓練班。參加老師有黄浩基、區加力、岑智德、白雪詠、莫家穎 、周曉宜等六位。

        之所以有這第二屆,是因為年初的第一屆師訓班後,半年來,幾位老師都日漸體會到,黃鐘的方法大有助於提升他們的演奏與教學水準。最戲劇性的例子,是第一屆師訓班不久後的香港校際音樂比賽,黃浩基老師的學生,居然破紀錄地出了十五位冠軍,十九位亞軍。這當然不全是黃鐘教學法之功,但黃鐘教學法助他上了一層樓,卻是眾人共見之事。

        這次師訓課,仍然跟第一屆採用相同模式:約五分之一時間是給老師上大班課,約五分之四時間,由我給他們的個別學生上課,他們在旁觀看,偶而提出問題硏討。效果證明,這是各種師訓方法中,功效最好的一種。它能在短時間內,讓老師同時明白到,什麼是教學中最重要的標準與方法。尤其是當他們親眼看到,在短短一堂課之內,我如何用黃鐘獨特的招式、方法,解決了他們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時,那種刺激與激勵,有如注氣灌頂,一下子,他們的眼界與教學能力就提升了好幾級。

        這個師訓模式的發現,一大半要歸功於黃浩基老師。是他主導,安排了這樣的上課方式,讓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得大益。

        這次給老師上的大班課,最值得一提之事,是帶他們走了黃鐘最新創編的「音階(或難點)八步法」。這個八步法,濃縮了本人學琴教琴數十年之精華。它能讓學生在最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音準、發音、速度、左右手配合與控制能力。它用簡單的一條短音階或一組音,就把左、右手的全部最基本技術走過一遍,對無論專業或業餘,程度高或低,都適用。對此,黃浩基老師多次在facebook上分享了心得:

(一)

今天的硏習班獲益良多,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曾經探討的問題:

1、如何正確地練習音階。

2、下行音階式換把的歩驟。

3、揉弦方法改善。

4、確認先慢練好,後加快速度的重要性。

5、改善音準的方法(包括在音階八步法內)。

6、改善右手,發出更集中聲音。

7、弓的部位分配。

8、弓速改變與軌道選擇的關係。

9、反覆的重要性。

10、短平弓的拉奏方法(延伸至自然跳弓的學習步驟)。

(二)

最後一天硏習課,我們探討以下東西:

1、輪流當團體課老師,重温音階八歩法。

2、右手弓根教學方法。

3、編訂弓法指法要領。

4、揉弦要領。

5、各種常用弓法的練習方法。

6、雙音練習方法。

7、如何檢查與改正學生錯誤。

(三)

硏習班後感

        這次硏習班獲益良多不用說,學到的東西已在之前分享過,我想在此分享是今次悟到的東西。

       基本功,不等於音樂。有些學生音樂很好,但基本功差。這些同學,很可能到達一定程度便不能再進步。但基本功是帶方法性的技巧,是能教的東西。只要學生願意學,都能教出來。

        相反,有些學生基本功不錯,但腦袋𥚃沒有美的音色,那就怎樣拉,都拉不出好音樂來。這種問題老師很難解決,必須多聽最好的音樂。

       另外,不論學生程度深淺,按照教學順序檢查,發現問題馬上解決,是往上提升的要訣。改善基本功不分時候,隨時可進行。

      帶診斷性、思考性的教學,比隨興式教學為隹。前提是老師必須具備診斷能力。

       少即是多,慢即是快。解決問題,有效學習,才最重要。

       分享不會讓你減少,反而讓你大大增加。

       個別課部份,問題與解決方法各不相同。舉幾個案例。

      案例A:某學生發音不隹。浩基老師認為問題在運弓,請我幫助她改進運弓技術。我看她拉一小段後,斷定問題不在運弓,而在揉弦(抖音)。全力以赴,把她的揉弦調整過來之後,她的整個演奏,與原先判若兩人,發音問題不費分毫之力,就大大改進了。

        案例B:某位學生,在練孟德爾遜協奏曲第三樂章。其媽媽對女兒的實際程度估計過高,其老師希望我能讓媽媽冷靜下來,對女兒的問題有客觀些的了解。我從中短平弓入手,把她的大臂前後動作,調整為前臂開合動作。調整完後,她演奏分弓快速音群時,便馬上變得輕鬆起來。這一下子,立刻取得這位媽媽對我教學能力的信任。我對她說:「你的孩子很有才能,但根基性、方法性問題不少。如果不先把根基打好,程度就上不去,演奏高難度的樂曲就力不從心。」她接受了我的看法,表示願意配合老師,先加強基本功訓練,再趕進度。

        案例C:某學生,音準、速度、發音,三者均弱,反應也偏慢。從何處入手,才能在短短一堂課,讓她三方面都有所提升?我選擇了曲中帶下行換把的4個音,走「難點八步法」中的前四步。先是一弓一音,每弓均從上弓開始,每個音都對空弦。然後一弓兩音,中間斷開,仍然每個音都對空弦。再下來,一弓四音,之間不斷,但要求抬落指用指根發力,高抬輕按,加上提前準備。最後,一拍四音,先分後連,把速度逐漸增加到她的極限。這四個歩驟,花掉了大半堂課。然後,用兩分鐘時間,調整她的握弓與用力方法。最後,讓她用新方法,把全曲演奏一次。課後,她的老師充滿喜悅地對我說:「您用一堂課,就做到了我想做好幾年,卻做不到的事。」

         還有件趣事值得一記:區加力老師,是最早跟我學黃鐘教學法的香港老師。連黃浩基老師知道黃鐘,也是由他介紹。可能是科班出身之故(演藝學院畢業),先入為主成分重,在過去較長時間,演奏與教學均無明顯進步。這一次,他卻給了我一個大驚喜,各方面進步顯著。我詢問前因後果,他說:「以前您教我的東西,我半信半疑,沒有全力做。不久前,看到黃浩基老師的學生進步神速,我向浩基老師求教,才知道自己學而不用,白白浪費了很多時間。像抬落指方法,一用,速度䏻力馬上大幅度提升;像傳力方法,一用,聲音馬上變深變厚。」世事甚奇妙:師傅教徒弟,無效;徒弟教徒弟,有效。

        黃鐘創法二十年,有好經,有高僧,卻一直沒有廟,連小廟破廟都沒有一間。這次師訓班後,意外地出來一個喜訊:他們決定在香港成立黃鐘小提琴學校。這將是二十年來,黃鐘的第一間小「廟」。祝願它香火鼎盛,給學琴、教琴的人帶來福音、好處。

2013年8月22日,補記於紐約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