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羅定樂教之旅簡記(黃輔棠)

羅定樂教之旅簡記
黃輔棠 
 

        在偏遠的粵西,有一個半山區,名羅定。
        在山清水秀的羅定,有一所學校,名「喜耀粵西學校」。
        這所學校,特別重視孩子的德行教育、性情教育,頗有古風。
        應校監霍韜晦教授與校董梁芷媚老師之邀,2013年8月初,我來到這所仰慕已久的學校,做點音樂師資考察與訓練工作。
        8月4日下午,從廣州抵達羅定。先參觀校園,然後跟正在主持「百日樹人」課程的梁校董及眾老師商量工作日程。梁校董是頂尖級企業規劃專家,曾擔任過多家大企業高級顧問,又是文章高手,出版過多部口碑極佳的商業教育著作。後面幾天的工作日
程排定後,她臨時起意,決定當天晚上,辦一場對談會,由我與兩位來自雲南的貴賓主講,她擔任主持人。
        晚飯後,對談會開始。
        梁校董先向「百日樹人」的四十多位菁英才俊與二十多位本校教師簡述三位主講人的背景,然後播放「黃鐘小提琴教學法簡介」影片。之後,第一位發問者問:「阿鏜老師,您能登上幾個不同音樂領域的高峰,成功秘密是什麼?」我答以四個字:「不斷學習」。為說明此四字不假,我講了當年碩士已念到一半,卻拜師從頭學全部小提琴基本功的故事; 接著,又講了三十歲拜師,從零開始,苦學苦練對位功,十年之後才動手寫《神鵰俠侶交響樂》的故事。
        第二位發問者問來自雲南的企業家陳瑩女士:「您的女兒那麼優秀,十三歲就能寫出文采斐然的感人文章,您教女兒的秘密是什麼?」陳女士講她從女兒一出生,就把她當朋友般平等對待的故事。每一個重大事情,她都提前五年為女兒做準備。當她講到女兒七個月,不會講話,只會大哭,她如何處理時,連我這個大男人,都感動得幾乎要掉眼淚。感動之餘,我忍不住插話:「如果早三十年聽到您的分享,我一定用另外一種方式去對待我的女兒,整個人生與家庭,就會是另一種樣子。」
        第三位發問者問陳女士的女兒何玥晗小朋友:「你的文章寫得那麼好,是怎麼練出來的?」玥晗的回答讓我大吃一驚。原來,她很小就會背《論語》、《道德經》等古文。開始寫文章時,父親是她是老師,常批改她的文章。到十二歲時,他父親讀了她寫的一篇文章後,自承文采不如她,就不再批改她的文章了。
如此輪流問,輪流答,幾輪下來,所有人都過足癮。我生平講學、演講無數,從未有一次如此盡興。那是梁校董主持之功。她有個特殊本事: 讓身邊的人不知不覺中,就把潛能發揮到極緻。
        5號上午,先是何玥晗小朋友的古箏獨奏和本校李志老師的結他彈唱,然後是我帶大團體練歌兼訓練幾位指揮。我事前請梁校董指定幾首她最喜歡的性情歌曲。她選了「永遠都是愛」、「你要感謝誰」、「成長的路」、「等待」、「依然相愛」等五首。我請幾位指揮,每人選一首歌。先由他們指揮大團體唱一次。然後,我把各種指揮基本規範、技術,結合到他們所指揮的歌中去,一練再練。最普遍又最大的問題,當然是不會打拍子──有人用頭部動作,有人用肩部動作。我不得不使出「殺手鐧」──按住他們的頭與肩,把其左手硬收藏在背後,只準用右手的手掌與前臂指揮。遇到連基本圖式都不會的老師,就只能請他/她先自己練習,等圖式熟了再上陣。如此唱唱、改改、笑笑、練完了五首歌,離下課時間還有半小時。我決定用這半小時,講最基本的唱歌常識──聲音上頭腔,氣息往下降,中間空鬆通,美聲傳遠方。這四句歌詞,是我當年為訓練某合唱團的發聲而編,正好用得上。等他們初步掌握了腹式呼吸,聲音輕、柔、高位置的唱歌方法後,我請他們用這樣的方法,把幾首歌再唱一遍。所有人下課時都臉上帶笑。梁校董當場送了我一頂生平最大高帽──大師中的大師。我自知頭小帽大,並不適合,但仍很高興有人看懂、看重我的剩餘價值,善加使用。
        5號下午,給十來位本校老師上歌唱與指揮課。第一任務是帶他們唱會、唱準、唱好幾首性情歌曲。第二任務是教會他們最重要的指揮常識與規範。因人數較少,每人都有機會當指揮,被「修理」。我把練歌與指揮訓練混合在一起,盡可能讓每位老師都清楚什麼是歌唱中的音準、節奏、拍子、意境; 什麼是指揮的基本技術與規範; 什麼是音樂處理最重要的「三個度」──速度、力度、剛柔度。這種微觀音樂課,他們是第一次上,我也是第一次教。雙方都覺得好玩、有趣。
5號晚,第一堂小提琴課。全部學生都是從未摸過小提琴的成年人,共有二十多位。多虧樂韻琴行老闆鄧樹斌老師全力配合,及時從廣州訂購了十幾把小提琴,加急送到,加上他的全部存貨,才湊足讓每位學員都有一把琴可用。全是新琴,幾個人全力以赴,花掉近一小時,才整理到勉強能用。我先教他們用吉他式撥奏,奏出「小蜜蜂」第一句。然後教夾琴,再把「小蜜蜂」第一句用夾琴姿勢撥奏出來。過了這兩關,再教三指握弓法與中上弓運弓。然後,讓他們把兩手已分別學會的東西組合起來,拉出了「小蜜蜂」第一句。最後,把他們分成四組,每組選出一位組長,先各自分開練,然後輪流出台表演。雖然有約一半學員的夾琴、左手持琴、右手握弓,都不夠規範,但只是一堂課,多數人都就已經能拉出一句「小蜜蜂」,已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6號上午,是只有八、九位老師的菁英小班。我選了一首他們最熟,也認為最容易唱的粵語歌「永遠都是愛」,全力以赴解決兩個難題: 1、唱準音。此歌有一句,不知為何,多位老師唱不準音。「月亮溫柔光照」的「照」字,譜上是do si兩個音。有些老師,只唱do,不唱si。後來,試用一怪招: 暗加歌詞。即在「照」字之後,加一「耀」字。「照耀」二字,用粵語唱,很自然就是do si兩個音。音唱對,唱熟之後,再把「耀」字去掉,難題終於得解。2、學會有彈性的指揮動作。用4/4、3/4、2/4拍子,很難讓學員體會和打出有彈性的拍子。後來,改用1/4,每一下都像拍藍球,球一碰到地面,一定有個反彈動作。有這個反彈動作,拍子就有彈性。沒有這個反彈動作,拍子就沒有彈性。學會「拍皮球」後,所有老師也就終於學會打拍子時要有「點」,亦即有彈性了。
        6號下午,梁校董讓我休息。晚上,是第二堂小提琴課。因為第一堂課走得很快,第二堂課就不往前走,回過頭來,把入門三大基本功的規範細講,細做,務求打好這第一層根基。我先把夾琴、持琴、持弓這入門三大基本功的所有規範,都一一寫在黑板上,然後分組,讓學員互相幫忙檢查、矯正。當他們把這三大基本功做得有個樣子時,再讓他們把「小蜜蜂」第一句,有規範地演奏。這時,已花掉大半堂時間。剩下一點時間,只能用來做些變奏遊戲──每句都用上弓開始、每句都用下弓開始、每句結束時都加一下左手撥弦、用長音多拉一弓來變成節奏固定的運弓練習等。這是從粗略的會,進步到有規範的會。下課時,學員大聲感謝我的教導,我也大聲感謝他們讓我很有成就感。
        7號上午,是上得更細的唱歌與指揮課。以「成長的路」為教材,練習起拍。此歌有兩處起拍,均是難點與陷阱。一是開頭,要在起拍給出正確速度、力度、剛柔度,很不容易。二是前段接後段,4/4拍變3/4拍,速度由慢板轉為中快板,需要很高的指揮技術。一個上午練下來,所有老師都眼界大開,技術大進。分享所學所悟時,有老師說:「我現在才知道,打拍子是什麼一回事。」有老師說:「沒想到,一個起拍,有這麼難。」
        7號下年,雲浮日報社長、總編,羅定區管文教的官員來學校參觀訪問。校方安排他們首先觀看「百日樹人」課的英語教學。擔任老師的,是其中一位學員申宏銘。看他教英語,每位學員都處在興奮狀態,都用最大聲音發音,每一個單字,每一個短句,都反覆多次,直到背熟,不用想便脫口而出。這麼會教,難怪他會被選為奧運會的首席英語教官。然後,是我帶練唱「你要感謝誰」一歌。之後,梁校董又端出她的拿手好戲──由她主持對談,讓陳社長等官員,有平台暢所欲言,分享政績──他們在一年時間內,把雲浮日報從一銷量不大的黨報,轉型為甚受當地老百姓歡迎,銷量、廣告、網上點擊率均直線上升的成功媒體。我在旁觀察,這樣的接待,水平之高,方法之妙,堪為各行各業楷模。
        7號晚的小提琴課,因為有了前一晚的「往回走」,所以我大膽「開快車」──一口氣教他們拉弓尖,拉上半弓,拉一弓兩音。之後,即教他們拉「歡樂頌」的開頭兩句。結束之前的大齊奏「歡樂頌」,讓二十多位學員,每人臉上都是歡樂。我大聲問:「快不快樂?」他們大聲答:「快樂!」我問:「有沒有成就感?」他們大聲答:「有!」「要不要繼續拉小提琴?」「要!」在這樣歡樂的氣氛中,結束了第三堂課。
        8號一早,梁校董與總務校長謝琳璘兄就過來陪我飲茶兼送別。梁校董說,學校已決定成立黃鐘小提琴樂團。目標是一年後,有五百位學生一起拉小提琴。衷心祝願,這個目標能順利實現。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