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意大利樂教之旅速記(黃輔棠)

意大利樂教之旅速記

黃輔棠

       2013年7月13-23日,應香港青少年管弦樂團(MYO)之邀,擔任其幼年團老師,半玩半教,在意大利過了十天快樂日子。值得一記的人與事不少。隨興記錄幾則:

超人領隊

       全團四十餘人,小孩子與家長各半。要跑五個城市,要在一個陌生城市Livorno為學生安排團體課、個別課、音樂會,要在多個不同地方吃、住、行、玩……, 那是多麼複雜而責任重大之事! 從頭到尾,MYO老闆何國偉先生都沒有出現過。負全部責任的,是兩位能力超強的小姐──FranWong與Rosita Lee。看她們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凡有突發性問題都得到及時而適當解決,不禁從心裡讚一句: 超人領隊!

本地導遊

       每到一地,除總導遊Rene Thied先生之引領外,還有水準甚高之當地導遊為我們講解。例如,在威尼斯,坐完船後,一上岸,就分別由兩位當地導遊帶領我們參觀教堂與重要名勝; 在佛羅倫斯,由一位精通藝術史的台灣小姐任導遊,詳細解說這座藝術名城的輝煌歷史; 在米蘭,由一位能講中文的意大利帥哥,介紹此地的重要景點。在他指點之下,我利用多數人逛高檔購物區的時間,獨自參觀了舉世聞名的Scarla歌劇院及其附屬的歌劇博物館。

恩師名琴

       在Cremona,一抵達觀Stra博物館,我就急不及待,尋找陪伴了恩師馬思宏先生大半生的名琴ex-Joachim。一見到此琴及馬先生的照片與簡介,頓時百感交集,悲與喜同時湧上心頭。悲者,當年把我從紐約唐人街苦力工人堆中,硬拉回專業音樂圈的恩師,就此離開人世,只留下這把琴。喜者,因此琴而讓世人得知恩師其人、其行、其容貌,那是勝卻人間無數了。一位學生家長Roseline告訴展覽館負責人Elena Piccioni女士,我是馬先生的學生。Elena知道後,主動問我很多跟馬先生有關的問題。我們聊得非常愉快,一起照了相並交換了聯絡郵址。

炭纖提琴

       MYO的家長藏龍臥虎,各種頂尖級人材不少。其中一對夫婦,先生是加拿大人,名Dan Fedoruk。Dan是專業建筑設計師,同時又是中國龍舟賽選手訓練專家。他全憑在網上找的資料,居然用炭纖替代木材,為他的女兒Zoe製作了一把小提琴。此琴聲音相當不錯。論音色高貴、沌淨,當然不能跟歐洲古名琴相比,但論聲音的寬厚、宏亮,卻遠勝過一般中低價位木制琴。看來,炭纖弓,炭纖琴,將來很可能威脅到傳統木製弓、木製琴的生存空間。現代科技,太可怕了。

合唱奇才

       在Livorno一教堂舉行的小型結業音樂會,有一組合唱節目,特別精彩,動人。指揮與小朋友都充滿活力、熱力、魅力,全場聽眾都跟著唱,跟著High到最高點。

       只有短短三節排練時間,要一群小朋友學會唱那麼多首新歌,而且是合唱不是齊唱,是背譜唱而不是看譜唱,那是超強高手,才有可能做到的事。這位訓練兼指揮者,就是來自英國的Ms.Val Whitlock。她讓我見識到什麼是音樂表演中的全身心投入與每一個動作都是音樂。

無心插柳

       分派學生時,我請來自維也納的另一位小提琴老師Ms.Tellian先選學生。她大概沒有聽過「聰明學生教多了,老師會變笨」這句中國名言(出自前輩小提琴名師盛雪先生之口),居然全部選了程度比較高的學生。我向來不拒絕教問題多的學生,覺得那是挑戰,是功德。學生排定後,Rosita代我宣佈:「歡迎任何人旁聽黃教授的團體課與個別課。」

       先是三位小朋友的小團體課。我請三位家長都當助教,但不是教自己的孩子,而是「易子而教」。這一招,馬上讓所有小朋友都乖起來,三位助教也馬上進入興奮狀態。

       第一個教學項目是調整夾琴。我把問題所在──琴夾得太低; 應該如何──把琴放高些、舉高些; 跟三位家長講清楚,然後請她們各自把自己的「學生」帶開。五分鐘後,三位小朋友表演夾琴,每一位都得到熱烈掌聲,三位助教媽媽自然也很有成就感。

       第二個教學項目,是調整右手中短平弓的運弓方法。我要求他們改用前臂的開合動作,取代大臂的前後動作。仍然是我先教媽媽,由媽媽去教別人的小孩子。十分鐘後,每位小朋友的中短平弓,都變得規範、漂亮起來。

       第三個項目,自選一曲,把剛剛學到新的夾琴方法與運弓方法,用到已經會拉的曲子上。結果,每位小朋友拉起琴來都有模樣,有規範,跟原先判若兩人。

       下課後,家長們紛紛問我各種問題。我告訴他們,剛才他們看到的,不過是黃鐘教學法最常用到的入門招式。這一來,他們紛紛要求了解黃鐘教學法。我本來完全無意「假公濟私」,利用這種機會「推銷」個人東西。但卻因負得正,無意之中,為黃鐘做了最有效推廣。多位家長,主動訂購了全套黃鐘教材。一位學生家長關蔭雄先生,主動提出,想在他經營的某音樂教學中心使用黃鐘教學法。

       無心插柳,居然成蔭。感謝上天!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