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阿镗散文:古意新声音乐会后记
古意新聲音樂會後記
                                                                  阿镗
     「作曲者的辛苦,您們聽得到。演奏家的辛苦,您們看得到。主辦者的辛苦,我們卻看不到,也聽不到。請給主辦者一點掌聲鼓勵!」7月7日下午,在台北國家音樂演奏廳的《古意新聲──廖皎含演奏黃輔棠鋼琴作品》音樂會後,我臨時起意,說了這樣一段發自心底的話。
       演出曲目,由廖皎含老師自己挑選。她選了:
       1、台灣狂想曲
       2、神鵰俠侶人物素描四段
       3、古詩意境三曲
       4、靜夜思變奏曲
       5、告別
       6、西施幻想曲
       Encore曲兩首
       1、金褸衣
       2、搖籃
       節目單除了必有的曲目、曲解、簡介外,很特別地,還有主辦者的話、演奏家的話、作曲者的話。
       主辦者寫道:「今天很高興我們這四種人(作曲家、演奏家、主辦單位、聽眾)能夠緊密結合,共同為音樂藝術文化盡一份心,貢獻一己之力」。
       演奏家寫道:「相信今天大家會擁有一個時空交錯,回味無窮的難得經驗。」              作曲者寫道:「鋼琴既然能說德語、英語、法語、俄語,為什麼不能說中文、說台語? 於是,自己來試試,讓它說中文,說台語。」
       廖皎含的演奏,與一般鋼琴家的明顯不同,是她對每一曲,都下過大功夫去思考、體會其意境與內涵; 每一句,都從心底唱出來; 每一顆音符,都充滿美感與生命力。演奏全新作品,如此認真,能達到這個高度,罕見!
       廖皎含的另一特色,是解說淡定,親和力強。白居易詩「轉軸撥弦兩三聲,未有曲調先有情。」廖皎含則是「手指未動先解說,詩在曲前意境深。」一身喜氣的紅色旗袍,一口溫柔的台灣國語,一手高強的專業功夫,一派內歛的高雅氣度。如要選一位當代台灣或中國女性代表,廖皎含絕對是最佳人選。
       中場休息時,有位大約是國中年紀的小朋友,拿著樂譜問我:「這首原住民素材小曲,要如何彈奏?」我說:「沒有人可以給你一個標準答案。你要自己大膽去想像,去尋找,去嘗試,去對比。」他聽後眼睛一亮。我知道,答案給對了。
       為了配合吳玉霞「把音樂帶回家」的構想,我拼命催設計公司趕工,終於在6月底,完成了四十冊「阿鏜音樂作品全集」設計。跟著,又完成了《阿鏜鋼琴曲集》的印刷與CD+譜包裝。當天,擺了三十套在演奏廳外走廊。結果,全部賣光,所得款將用於補貼部份虧損。
       「恭喜輔棠,找到廖皎含這樣好的代言人。她的演奏、解說、台風,我都非常喜歡。」德高望重的台灣古典音樂界教母,前文建會主委申學庸教授,音樂會後,在電話中對阿鏜如是說。
       另一位樂壇大佬,前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團長陳澄雄先生,音樂會結束後跟我說:「阿鏜,給我介紹一下這位鋼琴家。彈得這麼好,我居然不認識,怎麼可以?」
       當天貴賓,除了申學庸教授與陳澄雄團長之外,鋼琴界有吳漪曼、葉綠娜、王美齡、黎國媛、郭素岑等; 音樂學界有顏綠芬、簡巧珍、焦元溥等; 恩師好友有馬水龍、張己任、邱垂堂,陳雲紅、俞冰清、徐水仙、簡麗莉、林東輝、鍾弘年等。一場小小音樂會,能請得到這麼多重量級人物光臨,那是天大面子。
       因著這著音樂會,還新認識了指揮家孫愛光教授。E Mail中,她的十五字評語是:「音樂會非常成功,作品十分獨特與創新。」
       當天如果投票選「我最喜歡的一曲」,得票最多的,很可能是《搖籃》。根據是──吳玉霞老師事後接到多通投訴電話,都是問:「怎麼《鋼琴曲集》中沒有《搖籃》? 我最想彈的,就是這一首。」我只好請吳老師代為解釋:《搖籃》是在《阿鏜鋼琴曲集》編輯完成後,才應邱垂堂教授之令而寫,順理成章,當然也就由他負責出版。在網路上搜尋《台灣原住民鋼琴曲集》,便可找到出版社與訂購方法。
       開音樂會,難免勞民傷財。所以,筆者一生絕少自己主動開音樂會。上一次在台北的個人作品專場音樂會,是二十年前,由崔玉磐老師指揮《神鵰俠侶交響樂》世界首演。一轉眼,我已從當年的風華正茂,到今天的屆齡退休。能有今天這場音樂會,首先是主辦人吳玉霞老師之功與勞──所有花費,由她自掏腰包; 所有工作,靠她全家總動員──女兒設計,先生跑腿,她則企劃、聯絡、票務、後勤一腳踢。其辛苦與付出,外人實在難以想像。
       委託音樂廳做的現場錄影,不知何故,從頭至尾焦距沒有對準。本來打算稍作編輯整理後,把演出實況傳上youtube等網站。現在這個樣子,該怎麼辦? 暫時未有答案。
       如果問:「這場音樂會有何特別值得一提之處?」答案也許是四個字: 互相成就──作曲家、演奏家、主辦單位、聽眾,這四個方面,都多重交錯地互相成就。這與時下政、商、學界流行的互相攻擊,互相毀滅正好相反,也許值得參考?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