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阿镗文选:黃鐘教學法港、澳、深、穗撒種記
黃鐘教學法港、澳、深、穗撒種記
黃輔棠(阿镗)
香港來的旁聽生
       2011年8月中,黃鐘小提琴教學法例行年度師資特訓與檢定,來了兩位香港旁聽生,黃浩基與區加力。
       黃畢業於浸會大學,區畢業於演藝學院,均主修小提琴並以教琴為職業。
       大概因為親眼見到,黃鐘教學法不但能教出品質不差的入門學生,還能把成年後才開始學琴的家庭主婦,訓練成優秀的入門教學老師,他們共同決定,要在香港推廣這套專為業餘學琴者而設計的教學法。
       本來,我已簽了授權書,讓他們在香港出版黃鐘教材。後來由於難度過大(第一關設計,就踢到鐵板),改在台灣出版。
       這一來,就逼我無論如何,要趕在他們辦的香港首屆黃鐘教學法研習班開課前,把教材印出來。
教材終於印出來
       從1993年第一版黃鐘教材誕生,第一個黃鐘團體班成立算起,到2012年底,整整二十年,黃鐘教學法都是不公開的「地下活動」。市面上買不到黃鐘教材,全台灣也找不到任何一個「黃鐘」招牌。主要原因,是我不想把未成熟的東西拿出來,以免開壞了頭,不好收尾。
       隨著教材、教法與師資訓練方法的成熟,特別是12冊教材示範演奏DVD錄製完成,加上考慮到創作與學術成果,歸根到底是社會公器,不應只讓少數人享用,應開放給社會大眾,所以,三年前已決定,黃鐘教材將在適當時候公開。
       感謝翰堂設計公司全体同仁,把此事當作文化善事來做,讓我負擔得起設計與印刷費用。也感謝香港法住學會,贊助部份出版經費,讓我保住了一部份退休金。
       經過半年多常膽戰心驚的「搏鬥」,黃鐘教材終於在2013年春節前夕,全部拿到手。共12冊教材、12冊伴奏譜、12片示範演奏DVD、19片CD。在音樂教材出版史上,應算大手筆。
       教材到手好做事。於是,有了這趟黃鐘教學法珠三角(港、澳、深、穗)撒種之旅。
一人評委黃鐘賽
       2月17日,由黃浩基老師幕後策劃、主導的「黃鐘小提琴比賽」,在香港科學館會議廳舉行。
       參賽者共約60人,按曲目難度分為四組。每組要評出1、2、3名。曲目完全是香港校際比賽規定的1-4級曲目。事後,我跟浩基老師開玩笑說:「這是掛黃鐘羊頭,賣校際比賽狗肉。」
       最特別的意外,是只有我一個評委,要給每位參賽者寫評語,給每一組參賽學生與家長作總體講評。在講評的短短3-5分鐘之內,工作人員要算好分數,確定名次,準備好獎杯,當場頒獎。
       一生擔任各種比賽評委無數,以這次的挑戰與考驗度最大。特別是前三名,排名次序必須客觀、有道理、能服眾。一個判斷閃失,就可能引起爭議或質疑。如有任何差錯,我要負全部責任。
       幸而整個比賽從頭到尾,一切順利,各方面都滿意。講評時,我盡可能指出普遍性、基礎性、方法性問題,並作簡短的正與反兩種方法說明。這一招,讓在場家長覺得特別滿意、得益。
七位學員第一班
       2月18-20日,連續三個上午,是香港首屆黃鐘教學法研習班時間。有七位學員,均為科班或半科班出身。
       上課內容,分為三個單元:
一、黃鐘教學法簡介。重點放在教材的科學性上。
       二、第一冊技術與教學方法。這是基礎中的基礎,也是這次的研習重點。共有九個細項:
              1、夾琴
              2、左手手型
              3、手指抬落
              4、保留預備
              5、右手握弓
              6、前臂開合
              7、大臂進退
              8、大臂上下
              9、軌道變換
       三、演奏與教學中的疑難雜症研討。這部份最有趣,也最能體現黃鐘研討式教學法的獨特與奇效。具體做法是: 每人提出一個演奏或教學中的難題並擔任該難題的學生。然後,每位老師自選其中一個難題擔任主教老師,其他老師旁聽、補充。最後,由我做講評。有需要時,我會用黃鐘獨特的「葯方」,示範如何醫治該「病症」。
       總結時,有位老師說:「這種教學法,讓我不只學到重要的演奏技術與教學方法,還激活了腦細胞,開始思考過去忽略了的問題。」這段話,相信說出了所有學員的心聲。
       每天下午,黃浩基老師都安排我為他的學生上個別課。他的學生大多數基本功良好,音準節奏在規範之內。我能做的事,主要是幫助他們改善發音與提升速度能力。用獨特的「黃鐘內功」,通常一堂課之內,就能把原本三等的發音,提升為二等甚至一等。這一點,讓旁觀的浩基老師印象最深,得益最大。
澳門兩校團體課
       2月24日,應許建華先生之邀,為澳門青少年交響樂團排練。他趁我人在澳門之便,安排我為聖心與浸會兩所中、小學的小提琴團體班,分別上示範課。
       上這樣的課,難度很大。主要難在一、事前不了解學生的程度與狀況。二、每位學生的問題不一樣,難以全面兼顧。三、要在很短時間之內,讓學生有明顯改進,讓旁觀的家長與老師有得益。
       學生表演一段之後,我發現最大、最急、最有改進必要的問題,是夾琴、握弓、持琴、拉直弓、軌道適合與穩定、手指保留與提前準備等入門性、基礎性、規範性東西。
       要在一堂課之內,同時改進一群學生這麼多基礎性問題,最好用的教材,當然是黃鐘入門曲「小蜜蜂」之第一句。 最好用的方法,肯定是「夾琴甩手」、「手指撐開」、「前臂開合」等黃鐘第一冊輔助功。
       我請在場的老師和家長當助教,每人「認教」2-3位學生。把全部輔助功與輔助練習一一教過練過之後,我把時間交給幾位助教,讓他們幫助學生準備十分鐘之後,在小小音樂會上輪流表演。不難想象,他們有多認真、多緊張、多投入。
       雖然只是短短一句「小蜜蜂」,且沒有換弦、換把、換手型、換弓法,卻把這群已學了2-3年琴的學生整得很慘,也給幾位助教老師與家長很大挑戰。
       小小音樂會開始。第一位上台的小朋友,單是出場走路與在台上的站立方向,就被我矯正了好幾次才過關。每一位小朋友表演完後,我都請助教老師給個分數並說出理由。然後,我也給個分數並說出理由。
       通過以上過程,所有人都明確知道,什麼是小提琴演奏與教學中的規範、品質、方法,什麼是團體教學中的「不能有一個閒人」。
深圳二度會張黎
       大約三年前,就與張黎兄見過一次面。
       去年3月我客席指揮深圳交響樂團演出《神交侶交響樂》期間,知道他已自立門戶,在深圳創立了瑪斯特音樂藝術中心,經營小提琴教學與學生樂團。想找他聊聊,但他剛好人不在。這次在深圳,他一接到電話,就馬上約我去參觀他的音樂教室並討論共同關心的問題。
       他向我詳細介紹了張世祥教授的教學與經營方法,特別是如何使用網路技術,讓學生在家裡就可以直接看到每一個技術細節,讓我大開眼界。
       我向他詳細介紹了黃鐘教學法,並告訴他,經過二十年反複試驗、修改,黃鐘教材已經公開出版,可供任何人自由使用。
       他問我:「合作條件如何?」
       我說:「我把自己定位為『打工仔』──幫凡有提升教學品質需要的老師、琴行、機構打工──訓練師資。給多少工錢,由老闆決定。多很好,少也無所謂。如雙方合作得愉快、得益,將來可以考慮變成授權與地區性代理關係。」
       張先生最感興趣的事,是黃鐘所有曲目與技術,都有明確標準與方法。他一再說:「我最想解決的問題是標準化。已經想了很久。不標準化,就無法複製,無法大規模推廣。」
       且拭目以待,看黃鐘教學法將來是否能助他一臂之力,讓瑪斯特音樂藝術機構快速前行。
視障琴童一堂課
       當《廣東樂器世界》雜誌主編李愛群老師來信,問我是否願意到廣州後,義務為視障琴童丁怡杰小朋友上一堂課時,一秒鐘都沒有考慮,我馬上回覆她:「沒問題。」
       出發前,已在《廣東樂器世界》2013年第一期,讀到丁媽媽王春園女士的有關日記,對這位右眼全看不見,左眼視力只有0.001,卻小提琴拉到接近專業程度的小朋友,有深刻印象,有深切同情與敬佩。
       到廣州後,第一件事,就是來到李愛群老師的辦公室,給丁怡杰小朋友上這堂雙方都已期待多時的小提琴課。
       先聽她演奏了Viotti第22號協奏曲片段。基本功夫相當扎實、嚴格。我對李老師和丁媽媽說:「真感謝和佩服曾經教過怡杰的老師,把她教得那麼好。我完全無法想象,他(她)們是怎麼教的!」
       要把怡杰的程度往上提升一級,突破口在那裡? 我確定,在發音。她的演奏中規中矩,所有東西都在規範之內。但如論聲音品質、魅力,尚有頗大提升空間。
       我首先檢查她右手的「內功」──讓她把我的手當作弓來握並運幾下。檢查結果,她顯然不懂得一流發音的秘密──傳力。
       為了讓她體會何為傳力,我讓她把我當作一座山,要她用力推。她猛然一推,力量就鬆掉。我說:「不是這樣。手要放鬆、力要柔和,持續不斷。」反複多次後,她終於體會並做到「手放鬆、力柔和,持續不斷」。然後,我請她用這種方法去推弓。
       我問:「力量增加後,弓速不變,軌道要移向琴橋還是指板?」她答:「指扳。」我說:「錯。要相反。」就這麼簡單,她馬上拉出了比原來更深、更集中、更有表現力的聲音。
       調整完發音後,還有點時間。我用最簡單的幾個音,不換弦也不換把,測試她的速度能力。測試結果,只達到一拍四音,每分鐘90拍。再快,就開始失控。我說:「專業的速度能力,一定要達到一拍四音,每分鐘140以上。如果達不到,一定是方法有問題。」於是,我伸出右手,讓她當作指板,檢查她左手運指的「內功」。
       檢查結果,她手指的力量都用在落而不是用在抬。這當然會造成左手過份緊張,不靈巧。
       我讓她先空手逐隻手指練習「抬」的動作。結果,她自己發現無名指幾乎沒有獨立抬高的能力。我囑她常這樣空手練習,習慣之後,再把這個「抬用力,落放鬆」的方法,用到演奏中去,速度能力便會迅速提升。
       這堂課,沒有用到黃鐘曲目,卻用了「黃鐘內功十二招」中的好幾招功夫。如果沒有這些內功招式,要在一堂課之內,明顯提升學生的發音品質與速度能力,幾乎不可能。
琴行老闆的心聲
       李愛群老師知道我此行目的後,主動幫我聯絡了幾位琴行老闆,讓我面談。其中特別值得一記的,是大千琴行連鎖集團華南地區總經理汪潔女士。
       3月3日下午,我如約來到位於廣州大劇院樓下的大千琴行旗艦店。汪女士與負責教學業務的營運總監張濤老師,已專程趕來等候。
       我看見店內全是鋼琴,便對汪總說:「您們是鋼琴專賣站,我是不是找錯地方找錯人了?」她說:「這裡是博蘭斯特鋼琴專賣店,所以只有鋼琴。我們的其他琴行,什麼樂器都賣,每個教學點都有小提琴老師與學生。」
       遞上名片時,我同時遞上一片《黃鐘小提琴教學法簡介》DVD。汪總請工作人員立即播放,她與張濤老師專注地看完全片(約20分鐘)。
       知道我賣的是什麼「膏藥」後,話題就輕鬆起來。
       她首先問我:「能不能幫我編一套這樣的鋼琴教材?」
       我說:「鋼琴不是有很多好教材嗎? 怎麼還需要新東西?」
       她說:「我們的老師所用教材,全是西方東西,枯燥練習太多,很多學生學了一段時間,就沒有興趣繼續學下去了。我非常贊同你的理念,教材要本土、科學、有趣。」
       我說:「雖然我出版過鋼琴作品CD,但編鋼琴教材,有心而無力。你要不要花點小錢,請適合的人來編? 我可以義務當顧問。編好後,由你們公司出版,既解決了需求問題,又增加了公司商譽,還可能有錢賺。」
       她答應認真考慮。然後,我們聊到師資訓練問題。
       她說:「我們這裡很多科班出身的老師不會教學生,對學生太嚴太凶,學生流失率很高。反而是一些非科班出身老師,很會鼓勵學生,也注意保護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的流失率比較低。」
       這正是黃鐘教學法的強項: 訓練科班出身老師如何教,幫助非科班出身老師提升音樂與技術能力。
       我們越聊共同話題越多。即使日後沒有任何結果,這樣的聊天與腦力激盪,已讓我覺得不虛此行。
捷報傳來增喜樂
       回到香港,浩基老師來電話,告知這次香港校際比賽,他的學生有44位在不同組別進入前三名,其中冠軍15位,亞軍20位,季軍9位,是歷年來最亮麗的成績單。
       他說:「難以想像!太感謝你把武功傳授給我!這次我得益最大,學到最多的,第一是發音方法,第二是高級程度曲目如何教。」
       離開香港前,他全家一起請我飲茶。他告訴我,已開始跟某學校談合作,在該校全面試用黃鐘教材。試用結果,會隨時向我報告。我亦明確表示,將全力支持他在香港推廣黃鐘教學法。如有任何師訓方面工作需要協助,我將會盡力配合。
       且看這顆特優良種,未來會結出什麼樣的果實。
一封特別邀請函
       回到台灣後,收到香港青少年管弦樂團(MYO)主事人何國偉先生的邀請函:    I'm writing to invite you to MYO summer camp in Livorno Italy, this is the youngest two groups, Beginner program and Junior orchestra of aged 5-10 years. You are one of the most inspiring teacher we ever met and I wish you can join our camp again this summer.
       試把這段話簡譯為中文:
       誠邀您參加我們今年夏天在意大利利佛諾市舉行的年幼團員音樂營。您是我們遇到過最會激勵學生的老師。
       能得到何老闆如此青眼,一是因我曾兩次用黃鐘教學法,為他們上大師班課,家長反應良好。二是去年暑假,他們在花蓮辦了一個小提琴音樂營,請我去跟一群4-10歲的小朋友「玩」了幾天。我本來擔心,教這麼小的小朋友,是否力能勝任? 結果,憑著黃鐘教材教法,最後分別時,居然有小朋友拉著我的手,不讓我離開。
       其實,說到激勵學生,我遠比不上多位非科班出身的黃鐘老師。她們常能把我無能力教而轉給她們的學生,教到愛上小提琴而又有相當不錯品質。倒是訓練老師提升三種最重要能力──診斷、用葯、表達上,我自認為有獨到心得,敢毛遂自薦。
       感謝何老闆一再請我打工。
       祝願黃鐘教學法為更多人所知所用。
 
2013年3月20日於台南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