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预祝阿镗新颖的交响音乐会成功!
预祝阿镗新颖的交响音乐会成功!
 
      据媒体报导,著名音乐家阿镗(黄辅棠)将与广州交响乐团合作,于11月18日下午,亲自指挥该团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举行“神雕侠侣交响乐解说音乐会”。
“神雕侠侣交响乐”是阿镗的代表作之一,根据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的神韵谱成,此前已分别在台湾、香港、深圳、广州及俄罗斯佛罗尼斯等地演出多场(在广州演出的是该曲的民乐版),深得中外音乐专家学者的好评和广大乐友的喜爱。金庸先生很赞赏阿镗这部作品,曾给予“侠之大者交响乐”的美称。
     这次音乐会将以与以往不同的形式进行,在演奏家们精彩演绎各乐章之前,加入作者对乐曲提纲契要的解说,例如,作者将会说明音乐中代表小龙女、杨过(小说中的主人公)的主导动机是什么,如何由人物的主导动机衍化、发展成宽广优美的乐章;提示音乐中惊心动魄的冲突表现了什么乐思等等,这样,听众在聆赏富有魅力的音乐中,也可以获得音乐知识,既能使感官获得愉悦,又利于在理性方面提高对器乐作品尤其是对“神雕”的欣赏能力。
      交响乐是器乐作品的最高形式,它由庞大的管弦乐队演奏,篇幅巨大,音域宽广,音响恢宏,色彩丰富绚丽,可以表达复杂的乐思、宏大的主题、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深刻的哲理思维,在多种音乐体裁中,它最具表现力。“神雕”除具有交响音乐的共同属性外,还具有音乐语言富有民族性、雅俗共赏的特点,是一部优秀的民族交响乐。
       交响音乐的复杂,引起不少人对它敬而远之,以为欣赏它是件难事,不敢问津。阿镗与广州交响乐团合作,举行这种解说性音乐会,是因事制宜,有的放矢,有利于拉近高雅音乐与草根大众的距离,是推广和普及交响音乐的新举措,笔者认为这是很有创意,很有意义的尝试,谨对此表示热烈祝贺,预祝音乐会成功!
(大众乐谱于201 2年10月28日)
 
相关链接:
评论与报导《神雕侠侣交响乐》集锦
一、媒体
《人民音乐》杂志2005年7月号
彭莉佳与阿镗谈作曲  《好听耐听 方为正途》:
   “我反复聆听你的《神雕侠侣交响乐》,觉得入耳、入心、享受、感动,通身舒畅。每回聆赏,我都情难自抑,感觉五脏六腑乃至全身每个细胞都张开来深呼吸。有时我会忽闪灵想: 这是否就是“灵魂出窍”的听乐境界?老实说,这种感觉,多年来未曾有过。”
   “《神乐》每次演出,都得到众多行家好评。台湾作曲家郭芝苑先生说你的‘作曲技术非常坚实,弦乐器的处理特别好’。香港圣乐作曲家杨伯伦先生说《神乐》‘乃我欣赏华人作品五十年来所听过最精彩、最呕心沥血之巨作’。海外作曲家黄安伦说‘阿镗的音乐,必会对整个中国乐坛起深刻的启迪作用’。”
2011年2月号,徐越湘《神领意造 中西合璧》:
   《神交》不仅显示了作曲家阿镗心领神会该小说中博大精深的武学文化,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感天动地的儿女情长,还用抽象的音乐语言为文学中所表达的侠义豪情与浪漫爱情增添了无尽的遐想空间,开创武侠音乐的交响画面实为史无前例。
2012年3月29日《深圳特区报》  王俊《急管繁弦演绎侠骨柔情》:
   “为了让武侠交响能够很好地完成其音乐使命,阿镗用了10年时间去练习作曲的基本功复调对位。技术能力上达到要求之后,才开始动笔写第一稿。在《神雕侠侣》这部一个小时的浩大作品中,不同的文学场景,用了不同的曲式结构来表现,使感情的挥洒更加酣畅淋漓,也令这部作品成为堪称交响乐创作教学范例的集大成者。”
2012年4月18日香港《大公报》  周凡夫《神雕带动深交展翅》
   “他这部大型作品二十八年来不断修改。这个锲而不舍、追求完美的过程,笔者不仅知之甚详,且听过该曲一九九二年在台北由崔玉盘指挥青年音乐家管弦乐团的首演,和一九九六年叶聪指挥香港小交响乐团在香港大会堂的香港首演。阿镗这种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较不少专业作曲家更专业!”
香港《明报月刊》2012年7月号  阿镗《<神雕侠侣交响乐>改谱记》:
   “没想到,2012年3月30日,有机会客席指挥深圳交响乐团,演出《金庸武侠小说交响音乐会》。之前、之中、之后,一再改谱,应了‘兵不厌诈,曲不厌改’那句行话。”
 
二、行家
陈永华博士(香港作曲家联会主席、中文大学音乐系主任):
   “细致的旋律、澎湃的配器。层次分明、进退有序。”
梁宝耳先生(香港著名专栏作家):
   “从这部作品中,我感受到大时代的悲凉和这一代知识分子心灵的痛楚、呼喊。”
杨伯伦先生(圣乐作曲家、世界基督教圣乐促进会董事局主席):
“最好之处乃中与西结合,动与静结合,少量乐器演奏与整个乐队演奏结合,悲壮与雄壮结合,严肃与灵巧结合,古典与新潮结合,美丽的旋律与粗犷之乐段结合,单独完整的故事与整个乐曲的连贯性结合,真挚的感情与戏剧性效果结合,崇高之意念与一般市民口味结合,南方音调与中原乐韵结合。此乃我欣赏华人作品五十年来所听过最精彩、最呕心沥血之巨作。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必可留存至永久。”
叶惠康博士(著名指挥家、音乐教育家):
“一部十分有创意的管弦乐作品。”
黄安伦(著名作曲家):
“好事多磨,二十八年心血结出果子,动人心弦的音乐,一流的演奏与录音,精致的制作,‘音乐之美’的最佳演绎!”
鲍元恺(著名作曲家,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
“这是阿镗‘拼老命’的杰作!创作、演奏和制作均属上乘。”
梁茂春(音乐学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这部作品可称是武侠音乐的开端,或许可期待将高雅的交响乐与通俗的‘侠文化’结合起来,使交响乐做到曲高和众,雅俗共赏。”
 
三、网络
过客(计算机工程师,多部清唱剧之歌词作者):
“迟迟不敢下一字之评,无他,以此为二十八年呕心沥血之作,不能不格外郑重。单以态度之认真、过程之曲折而论,比曹雪芹之“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犹有过之。”
愚仁(高科技工作者)
   “全曲八段,浑然一体,结构变化万千,层次丰富但线条清楚,令人极易欣赏。每段干净利落一气呵成。整个作品乐意极为流畅。更难得的是此曲旋律极美,但又扑素自然。清丽脱俗处令人耳目一新,温厚豁达处又如荡气回肠,绕梁三日。侠侣情怀,淋漓尽致。”
   “如果你时间有限,建议你可先听第三段《侠之大者》,我希望你也会跟我一样有荡气回肠,绕梁三日之感!”
Wonwon(网络作者):
“《神雕侠侣交响乐》的动人,不在于是否适切地流露原著的神韵,而是表现了音乐的丰富性,是命运,是人生,是河的流动,是你我人生的各种样貌。我是这样感受的,我是个写摇滚乐评论的人,如果交响乐专家们不赞同,请原谅我的造次!》
彦火(香港明报月刊总编辑):
   “我虽然是音乐盲,但一直以来,对交响乐有一种咫尺天涯的微妙感觉。对每一个乐章虽然不大了了,但优美的旋律和跌宕起伏的节奏,恍如寰宇的天籁一般,很易引起心灵的共鸣。”
Byzantionhttp(英国某古典音乐评论网站CD评论员):
   “正如标题所提示,每个乐章都有明确曲式与内涵。可是,从头至尾,都有一个充满刚阳之气的‘杨过动机’贯穿其中。唯一例外是第四乐章。那是一曲凄美的悲歌,由弦乐器奏出。令人惊讶的是,这部交响乐听起来西方味十足,有时甚至有新古典主义的感觉──轻巧的配器颇有创意,以致无需依赖用异国情调的乐器制造气氛。一直到第七乐章,才出现明显中国风味。相信不少人会同意,这是一位西方本质的作曲家给乐曲添上民族色彩。
   除了第四乐章《黯然销魂》之外,第三乐章《侠之大者》史诗般的气势,第四乐章《海涛练剑》强烈的戏剧性,都绝不会让听众觉得沉闷。听众将随着作曲家美丽而澎湃的音乐海浪,抵达最终乐章的华丽高潮。”(该评论原为英文,中文翻译黄宝兰。原文网址: http://www.musicweb-international.com/classrev/2011/May11/Wong_WCD002.htm)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