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阿镗:三生有幸
三生有幸
黃輔棠
 
      走上舞台後,不知何故,我沒有按慣例先說「XX好」,也沒有照事前擬好的導聆稿說話,而是自自然然地爆出四個字: 三生有幸!
      確確實實,三生有幸!
      一位作曲者,在有生之年,就得到台灣合唱音樂領頭人、國際合唱比賽常勝軍、頂尖優秀的合唱指揮陳雲紅老師青眼,由台灣四個合唱團一百五十餘人,一起演出他自認為最有深度,最難唱,也少有機會演出的三首合唱曲,豈非三生有幸?
       第一曲《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雲紅老師事後告訴我,此曲在練習初期,曾有過「陣痛期」: 團員不習慣賦格式的轉來轉去,常找不到音,唱次要聲部時不好聽。但陣痛過去後,所有團員都喜歡,覺得越唱越有味道,原先的難聽都變成了好聽。
       用西方的賦格曲,表現東方儒家的剛陽、奮發、堅韌、深情,是作曲者從小到老之夢想。如今美夢成真,豈非三生有幸?
       第二曲黃庭堅詞《清平樂.春歸何處》。
       當雲紅老師告知她選了這一曲時,我即寫電郵問她:「是否有弄錯? 我沒有寫過此曲耶。」她拿出確實證據後,我才想起來,剛起步學寫合唱曲時,曾寫過此曲。因從未有機會被唱過,加上獨唱部份音區用得偏太高,全曲的和聲對位又沒有把握,所以,前幾年整理作品全集時,便把它「廢」了,在新版合唱曲中沒有它。
       這個「棄嬰」,幸得雲紅老師出手相救並撫養成人。如今才貌兼備,風光出嫁。為父者,沒盡半點養、育、教之責,卻坐享其成,大咧咧地當主婚人,豈非三生有幸?
       第三曲《問世間,情是何物》
       演出前一週,雲紅老師把此曲的排練實況錄下來,傳給我,徵詢建議。以下是我的回信摘要:
此曲可能要歸類為難唱,難處理那一類歌。您已經解決了「唱準」與「美感」這兩個大難題。也許仍有改進空間的是:
第一、音樂內涵。
此詞內中有生離死別,基調是悲涼。把握住這一點,音樂才立得住腳。
第二、力度佈局。
(略)
第三、韻味。
(略)
還想到一點: 凡鋼琴伴奏與唱完全一樣時,鋼琴的敲擊聲音,會把聲樂的legato美感破壞掉。尤其是輕唱的樂句。建議凡這類地方,都請鋼琴把音量壓低到幾乎聽不見,甚至完全聽不見。
我一直在想,這類賦格風樂曲,最好的方式應該是無伴奏。這次大概來不及了。下次如有機會,可一試。
出乎意料,雲紅老師居然把此信轉發給了所有參加演出的團員。演出時,此曲聲、情、韻俱佳。
能與這麼多知音朋友深入討論音樂作品詮釋問題,那是作曲者的三生之幸!
       這場《向大師致敬──中國經典詩詞合唱作品音樂會》,時間是2012年8月7日,地點是台北市中山堂,主辦者是台灣合唱音樂中心(財團法人台北市新合唱文化藝術基金會),贊助單位是漢光教育基金會,參加演出的合唱團是大愛之聲、逢友,政大校友,新節慶。
       筆者雖然一生最黃金的時光與大部份收入都花在作曲上,但因不靠作曲吃飯,所以很少以作曲家自居,更不喜歡頭上有一頂又大又重的帽子,壓得脖子與腰腿不舒服。
然而,天下寫作人無不希望遇到知音,無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人欣賞。筆者當然不例外。這場演出,一下子讓這麼多人聽到並喜歡自己的作品,一下子交到這麼多知音朋友,一下子得到那麼高榮譽,那麼多掌聲,豈非三生有幸?
是為記。
 
2012/8/11於台南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