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阿镗乐论”文章:《神交》2012年改譜記
神交》2012年改譜記             
 阿  鏜
       《神鵰俠侶交響樂》於1976年開始構思,1987年寫出初稿,1988年北京試奏,1992年台北首演,1996年香港演出,2004年初自費在俄國錄音,2005年出版CD與解說DVD。歷時廿八年,修改無數次。我以為責任已了,此曲不會再改。
       沒想到,2012年3月30日,有機會客席指揮深圳交響樂團,演出「金庸武俠小說交響音樂會」。之前、之中、之後,一再改譜,應了「兵不厭詐,曲不厭改」那句行話。
       音樂會前改譜,是因為曹鵬老師有指令:「必須每一份分譜,逐音校對一遍。」結果,抓出了上百粒錯音。有些配器漏洞,不必聽實際演奏,單看總譜,已看得出來,便這裡加加,那裡減減,改了數十處。
      排練中改譜,是一聽到效果不佳之處,當場改。那是最省事又最有效率的改譜。例如:
1、第五樂章《海濤練劍》中段,有連續30小節由楊過動機變化而成的頑固低音。原先這段音樂一強到底,沒有音量變化。排練時,試把其中部份單獨出現的小節,去管留弦,改為弱奏,效果頗佳。
2、第六樂章《情是何物》最後一小節,音樂是慢慢漸弱到完全沒有聲音。原本的配器是所有樂器同時結束。實際演奏時,管樂器無論怎樣盡力漸弱,還是嫌太強。後來,改為管樂先收,留下弦樂無限延長並漸弱,那種餘音繞樑不絕的效果才出來了。
3、第八樂章《谷底重逢》開頭的弱起漸強,到演出當天上午彩排時,短笛還是嫌太強。只好犯「演出前改譜」之「樂家大忌」,把短笛的弱奏句拿掉,等強奏句再出來。
類似例子,還有多處。這都是只有作曲者身兼指揮,才做得到。
 三
     演出後改譜,主要是兩項。
    一是把排練中已改定的譜,在電腦譜上作改動。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雖不用大腦,但極為費時神。    
    二是聽、看演出錄影,發現某些地方效果不理想,不得不改。例如第七樂章《群英賀壽》與第八樂章《谷底重逢》,均有需要保持強度的長音,可是都弱下來了。那需要在配器、弓法、力度記號上補強。配器補強,是增加樂器。弓法補強,是長音不一弓到底,改為中間換弓。力度記號補強,是凡需要保持力度的長音,都標上漸強記號。
   此外,還給總、分譜都加上了方便排練的英文字母號碼。
 
    感謝上天! 給我如此良機,把《神交》改到不留遺憾。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