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金庸武俠小說交響音樂會》籌備花絮
《金庸武俠小說交響音樂會》
籌備花絮
阿  鏜
 
兩位貴人
「這場音樂會,就算你找不到一毛錢贊助,我也給你開。」大半年前,深圳交響樂團大陳(川松)團長對阿鏜如是說。
非常幸運,有位經商有成,不願姓名曝光的親戚,知道此事後,主動提供一筆贊助,解決了場租與錄音錄影費用等。於是,就有了2012年3月30日,在深圳音樂廳這場堪稱空前的音樂會。
指揮人選
當初大陳團長問我對指揮人選有何建議時,我向他推薦的第一人選是曹鵬先生。主要原因並不因為曹先生是我的指揮老師,而是他曾指揮過《神交》國樂版第一樂章的演出。他把總、分譜都一一細心校對、修訂過,有些地方把配器也改動得更有效果。這份認真,當世罕有。
沒想到,他因上海的事太忙,年紀又已過了八十,一再推辭,反而向陳團長建議由我自己指揮。
考慮到要保證演出高品質,大陳團長決定請張國勇先生執捧。我當然全力支持,並以小作品能得大指揮家指揮為榮。
可是大陳團長在通知我確實演出日期時,卻說由我來指揮。
是什麼原因讓大陳團長有這個改變呢? 我沒有問,只有深深地感恩。
為何感恩
去年暑假,因為讀了The Alchemist一書(此書中文版翻譯為「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我開始大膽做夢: 退休之後,客席指揮各地樂團,開作品音樂會。
經過這些年來,鄭小瑛、曹鵬、楊鴻年等多位老師的手把手調教,又指揮過合唱團、弦樂團開了多場音樂會,我自信已經具備指揮整場交響樂作品的能力。可是,缺少經驗與口碑,就進不了「指揮交響樂」這個門。
感謝大陳團長,送我一張實現夢想的通行證。
曹師指令
曹鵬教授知道此事後,給我發了一道指令:「要把每一份分譜,從頭到尾較對一遍。」
本來,我以為《神鵰俠侶交響樂》與《蕭峰交響詩》已演出過多次,《神交》還錄過音,分譜不應該有問題。殊不知一校對,竟發現了上百個錯音。
如果在排練時才發現這些錯音,當場一一改譜,那要花掉多少寶貴的排練時間? 想到這裡,嚇得冷汗直冒。
背譜所得
       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事情是困難的話,背總譜,肯定是其中一件。
       連續數週,未起床背,睡覺前背,邊走路邊背,一有空檔就背,終於把全部總譜大略背了下來。
有耕耘就有收獲。其中一項,是發現了不少配器漏洞。特別是打擊樂,有些地方該用沒用,有些地方不該用卻用了。還有些地方配器上不合理得莫明其妙,需要強調的地方卻只用了很少樂器。為此,不得不一再修改總、分譜。
還有一所得,是經過這樣一番微觀細察,音樂處理上,找出一些可以更好之處。例如力度強弱,速度快慢,樂句連斷等。任何一個這方面的改進,都有助於增加作品的美感度與藝術性,相等於商人多賺到一筆錢,軍人多打了一場勝仗。
摰友之囑
       天津音樂學院作曲系退休教授陳樂昌,來信囑筆者:「要把所有聲部都背下來。」
自知做不到。但聽了此囑,背譜時就開始多留心次要聲部。結果,發現原先以為已背出來的譜,其實有甚多缺漏。有些次要聲部並不在腦袋中。這種情形,到「上戰場」時是會出問題,甚至「出人(音)命」的。
感謝樂昌兄的良言、直言、忠言。借用他的話:「不是自家兄弟,誰能如此相待?」
各家之長
       因為有現學現用的迫切需要,所以最近在網路上大量觀賞世界級指揮家的演出影片。
       切利比達克(Sergiu Celibidache)的王者氣派、滴水不漏; 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的老憎入定,自得其樂; 克利伯(Carlos Kleiber)的優雅瀟灑,不拘一格; 小澤征爾(Seiji Ozawa)的全力以赴,半絲不拘; 楊頌詩(Mariss Jansons)的眼在手先,以神帶樂; 杜達梅(Gustavo Dudamel)的熱情奔放、熱力四射……,都是典範,都自成一家,都值得學。
       曾指揮過《神交》首次錄音與俄國首演的麥家樂先生,指揮過《神交》國樂版首演的胡炳旭先生,指揮過《蕭峰交響詩》第六次修訂稿演出的林天吉先生,更是直接給我提供了每一段,每一句如何指揮的範例。
       自知某些東西學不來,甚至不可學。但他們都有一個我需要學的共同特點: 給出去的動作指令,非常清晰、清楚,讓數十人的樂團像是一個人在演奏。
但願我能盡量吸收他們所提供的音樂與指揮營養,把3月30日這場音樂會開得有個樣子,不負眾師教導與期待。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