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神雕侠侣交响乐”民乐版的意义
  
神雕侠侣交响乐民乐版的意义
    
     阿镗的”神雕侠侣交响乐”西洋管弦乐版,已经演出多场,其CD也早已在网上流行,各路群英有口皆碑,反响良好。最近,阿镗又将该作品改编为由民族管弦乐队演奏的版本,并将于2010年1月16日在阿镗的出生地广州首演。这有何意义?今天,“广州日报”休闲周博艺版刊登了该报记者吴波对阿镗的专访。下面抄录的其中几段文字,可以解答此问。
   “记者:‘神雕侠侣交响乐’从西方交响乐形式到中国民族乐队版本,这种移植有什么重要意义?
   “阿镗:对自己作品的改编,不敢说有多重要的意义。决定做这种事,直接原因仅是希望它有较多演出机会。以我在台湾多年观察,民乐(台湾叫国乐)比西乐拥有更多听众。民乐音乐会,比起西乐音乐会来,通常会得到听众更多共鸣。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是民乐作品的写作技巧,一般说来,是远远比不上西方经典作品。
      也许,“神交”移植为民乐版,在客观上有三个意义:一、让更多人知道、听到这部作品。二、为民乐团提供一部作曲技术上前所未有的雅俗共赏的作品。三、为民乐曲写作多提供几种可能性。或者,说得狂妄一点,提供一个作曲技术(主题发展变化、复调、曲式等)范本,供民乐界朋友参考。
   “记者:交响乐被认为是阳春白雪,而武侠小说“神雕侠侣”则更多被归入下里巴人行列,您是如何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的?
   “阿镗:金庸小说,固然市井小民都爱读,可是许多文人雅士也为之痴迷。可见,它是亦俗亦雅,外俗内雅,似俗实雅。
     交响乐,在一般民众心目中,确实不易懂,不亲近甚至不知所云。其实,交响乐也有深浅之分,雅俗之别。深不一定雅,浅不一定俗。像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乐”,就浅而不俗。
     我个人的写作理念与目标,一直是雅俗共赏,外俗内雅。“神交”经历过多次舞台与听众考验,从未有听众中途离场,也从未有听众说“不好听”。这当然首先归功于金庸的小说写得好,故事已经家喻户晓。其次,我走德沃夏克“新世界交响乐”的路,让作品从头到尾都有好听的旋律,应是这部作品能被一般人接受、喜爱最重要的原因。”
                                                                                                                                                       (大众乐谱于02/12/12)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