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镗乐论 > 阿镗谈乐:巴赫名曲改编与首演记
巴赫名曲改編與首演記
阿  鏜
一、 緣起與初稿
多年前,在迪士尼卡通片《幻想曲》中,第一次聽到巴赫的D小調觸鍵與賦格曲(Toccata and Fuga in D Minor, Stokowsky改編管弦樂版),就深深愛上它。
後來,代一位同事的管樂合奏課,曾帶學生管樂團排練過它幾次。
半年前,偶然在一個樂譜網站下載到巴赫的管風琴原作。剛好,其時我負責帶的台南科技大學弦樂團,下學期將有一個演出機會,便決定把此曲改編一個弦樂合奏版。一來可圓自己深愛此曲,希望有一天能指揮它演出的美夢; 二來可通過此曲,讓學生學到多種發音技巧並見識到巴赫的作曲神技。
於是,寒假期間,借助電腦,順利地編出第一稿。弦樂團總譜只有五個聲部,工作量不算大。比較費工、費神的是編訂各聲部弓法、指法。要先列印出各聲部分譜,邊試奏邊把弓法指法寫下來,然後,把它們打進電腦,再次列印,才小功告成。
二、     初稿試奏
下學期一開始,就排練此曲。
第一堂課上得很辛苦。幾乎從頭到尾,都必須講解與教,某處是何種弓法,要奏出什麼樣的聲音效果,要使用弓的那一個部位,力量要多還是少,弓速要快還是慢,要走那一條軌道,等等。幸好,學生都聽話,我估計此曲最後應能勉強「吃」下來,也就以苦為樂。
       一次,在youtube網站上,看到Sawallisch大師指揮費城管弦樂團演奏此曲。反複觀賞幾次,發現他的拍子打法與我的拍子打法大不一樣。由此推斷,他用的譜,與我用的譜大不一樣。
       這個發現,讓我深感困擾,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三、     重編一次
正在為此曲記譜與大師所用版本不同而煩腦之際,已「失蹤」多年的管樂合奏用鋼琴縮寫譜,居然自己「跑」了出來。
把此譜與巴赫的管風琴原作對比一下,發現兩者的節奏、拍子、全曲的小節數,都不一樣。
例如開頭,巴赫原作一個小節,在改編譜中變成了四小節。換句話說,改編譜把巴赫原譜的節奏,擴大了四倍。 又例如,巴赫原作從頭至尾是4/4拍子,改編譜卻有時4/4拍,有時2/2拍,有時2/4拍。
難怪我怎麼看Sawallisch的指揮,都看不懂他的拍子是怎麼打的。
沒有選擇,只好把第一稿整個廢掉,然後,根據這份管樂團用鋼琴縮寫譜,重編一次全部總、分譜。
四、     三改四改
這份管樂團縮寫譜,很可能是Erik Leidzen先生根據L.Stokowsky改編的管弦樂團版,略加改編而成。我根據它改編而成的第二稿,比起第一稿來,排練時順手很多。其中最明顯的不同,是原先的大量無限延長音,現在都變成了有固定拍子的長音符。這對於數十人的合奏,當然比較容易整齊、統一。
       可是,有好幾個地方,如果細聽,發現它的節奏跟巴赫原作不一樣,跟Stokowsky的改編版本也不一樣。我不得不參考巴赫原作與Stokowsky的改編版本(只有錄音,沒有樂譜),一改再改。有些地方加一小節,有些地方減一小節,有些地方用2/2拍子替代4/4拍子。
改動總譜不麻煩,改動分譜卻非常麻煩。
因為,原來分譜的大部份指法弓法已經編訂好,如果根據新總譜去抽取新分譜,所有弓法指法就要重打,那是大得可怕之工程。如果用舊分譜去改,只要總譜的小節數有改動,所有分譜上的小節數都是錯的,那將會造成排練時的大災難。又是沒有選擇,只有在電腦中先把分譜改好,再重新列印、影印、裝訂。
如此,分譜四次廢舊換新,讓我吃足苦頭。預演時,還改了一次譜。這次,已來不及印新分譜,只能讓學生在舊譜上改。我則在演出之後,再重新整理出第五稿總、分譜。
五、 另類奏法
巴赫並沒有在樂譜中標示速度。我所聽到的此曲各種演奏版本,賦格段大都是每分鐘大約80拍以上的中快速度。
當我試用這個速度排練時,結果是亂成一團,慘不能聽。原因,當然是因為這個弦樂團全是七年制一、二年級學生,普遍程度不高,其中又有幾位音準、節奏、速度有較嚴重問題者。
怎麼辦?
經過反複試驗,最後,我做了個大膽決定: 用每分鐘50拍的相當慢速度,來演奏賦格段的呈示部。
隨著速度的改變,力度與弓法也必須作大幅度調整: 整個呈示部,力度都用極弱; 弓法既不用長連弓,也不用短分弓,而用短而輕的頓弓。一直到呈示部結束後,才變頓弓為平弓,速度略為加快。
如此,不但解決了清晰度問題,同時也解決了全曲力度佈局問題。假如賦格段一開始就強奏,後面很難找到可以弱下來的地方,整段從頭強到尾,那並不是理想的力度處理。
假設巴赫的在天之靈,要在「快而混亂」與「慢而清晰」兩者之間做一選擇,相信他一定會選擇後者。我為「另類奏法」找到這麼一個理由,頓時心裡踏實了很多。
六、 意外收獲
       巴赫這首名曲,有大量無限延長音、有多次速度變換、有各種力度變化; 各段的開頭有正拍、有弱拍、有後半拍、有後3/4拍。其難度對我這個並非科班出身的指揮來說,十分大。由於自己的常識、技術、經驗均不足,排練過程一直在摸索: 這個地方拍子要怎麼打,才正確?
       樂曲最後一段,有兩次後3/4拍出來的急板。排練初期,這兩個地方樂團都不整齊。一試再試,還是如此。問題出在那裡? 回想起鄭小瑛老師曾指出我「起拍不清」。顯然,問題出在我的「起拍不清」: 多給了一個「實」的預備拍。悟到這一點後,把「實」的預備拍去掉,或是把它變成「虛」的預備拍,樂團進來就整齊了。
無意之中,徹底弄清、掌握了「起拍」這個關鍵性指揮技術,這或許是上天對我辛苦編譜的獎勵吧。
七、     曲前講解
2009年5月26日,台南科技大學弦樂團與合唱團,聯合在台南市成功大學醫學院成杏廳演出,各半場。弦樂團的壓軸曲,就是巴赫這首名作。
自從見識過曹鵬、鄭小瑛兩位老師精彩絕倫的曲前講解後,我這個老而笨徒弟,也就有樣學樣,只要允許,一定做曲前講解。
那天的曲前講解內容大略如下:
「巴赫寫這首作品時,在想什麼? 我們無法把他老人家從天上請下來,問他答案,只能根據他的音樂,大膽去想像。
第一段,氣勢磅礡,氣象開闊。頻繁而大幅度的強弱,快慢變化,很像是描寫上帝在創造世界──要光,光就來了; 要水,水就到了; 要陸地,就出現高山、平原; 要雲、就鳥雲密佈; 要雨,就大雨傾盤……。
第二段賦格曲,那是上帝開始造人。先造一個男人,那是主題; 然後造一個女人,那是對題。兩個人在一起,就要互相照顧、互相遷就,就沒有太多自由。再下來,有兒子,有孫子,那是主題在不同的聲部出現。再後來,有親戚,有朋友,有合作,有竸爭,那是主題的各種變化與對比性插段。所以,賦格曲很像人生──有很多規範要遵守; 不同人和不同族群,雖然各不相同,但整體卻要和諧。
第三段,是全曲高潮。有超快速段落,有一連串上行琶音,有很多變化和弦。最後,百川歸海,一切回到原點。
我們今晚端出來的這道大菜,其實還未煮熟。因為上菜時間已到,不夠熟也得上桌。您們等一下如果聽到不準的音和奏得不漂亮的地方,請多多包涵。」
演出結束後,有同事對我說:「你的講解有特色。對聽眾有幫助,相信對學生也有幫助。」
八、未達標準
那天學生演奏得比平時排練和預演,都好很多。弦樂組同事金貞吟老師說:「你們這個菜鳥弦樂團,能演奏這樣難的曲目,拉出那樣寬厚的聲音,佩服!」一位不認識的聽眾說:「你們沒有長號、大號,卻奏出那樣大的氣魄,有點不可思議。」還有幾位同事,說有被感動到。
可是,我自己細聽一下演出錄音,覺得遠未達到當初設定的四個基本標準: 整齊、和諧、美感、魅力。猶其是音準,連「尚可」的最低標準都達不到。看來,把首演錄像放上網路的美夢,是做不成了。
希望不久後,有水準更好的樂團,把此曲演奏得更完美,再請各位欣賞。
 
2009年初夏於台南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