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故事 > 一曲情歌,几多故事
一曲情歌,几多故事(附歌谱《康定情歌》)
     2001年5月29日晚上,北京人民大会堂座无虚席,世界三大歌王之一多明戈与他的搭档、女高音歌唱家凯伦.艾斯普里安正在这里举行音乐会。多明戈嘹亮甜美的高音,翩翩的风度以及恰如其分的幽默,使这场演唱会从头至尾充满着喜悦和欢乐。当他们第六次返场时,乐队的前奏引出了《康定情歌》明快的节奏和优美的旋律。这是听众们多么熟悉的声音呀,会堂顿时沸腾起来了,掌声四起,欢声雷动。多明戈用他那高吭明亮的歌声唱道:“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地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月亮弯弯,康定溜溜的城哟……”一个地道的西方人,一个闻名全球的歌唱家,热情地演绎着这一则东方的爱情故事,给听众留下了极佳的印象。第二天,媒体纷纷报导,于是世界歌王演唱中国情歌的消息,传遍了神州大地。
      处在青藏高原的四川省甘孜州的人高兴了,康定县的人更加高兴了。他们为自己州县故里是这首情歌的诞生地而兴奋骄傲。将近一月之后,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又是灯火通明,刚刚结束紫禁城音乐会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到这里出席盛大的晚宴。在欢快的背景音乐声中,一对身着藏装的中年男女,手捧着精致的礼品和精印的证书、歌谱来到多明戈的面前,代表着康定人民向多明戈颁发了“康定荣誉市民证书”,赠送他纯金打制的钥匙,请他在歌谱上签名,感谢他演唱了《康定情歌》。接着,又分别向帕瓦罗蒂、卡雷拉斯分别颁发的证书,也请他们在歌谱上签了名。于是,闻名全球的三大歌王,因一曲《康定情歌》而成了四川人,甘孜人,康定人。
    《康定情歌》又名《跑马溜溜的山上》,据说始现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它节奏明快、旋律优美、情绪昂扬,雅俗共赏,和《茉莉花》《在那遥远的地方》一样,是家喻户喻的情歌。它以纯朴风趣的语言,歌唱着一则民间的爱情故事:李家一位大姐长相好,又会当家,被张家的一位大哥看上了;而张家的大哥一表人才,也为李家大姐所喜欢。他们两人都勇敢大方,坦然地表示愿意任对方求,任对方爱,表现了自由追求爱情的气慨。由于这首歌在中华大地上流传约八十年,感染了几代人,非寻常之歌,于是的人们饶有兴致地想探个究竟:这李家的大姐、张家的大哥是谁呀?又是谁编出这首歌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甘孜报》竟然以一万元之巨的奖金,悬赏寻找此歌的作者。
康定历史悠久,是汉藏文化的融汇点和对外文化中心。康定城东南边座落着海拔三千公尺的跑马山。白天,山的上空一片蔚蓝,只有一朵云彩飘过,它的影子就投在折多河两岸的康定城上。晚上,跑马山托起了一弯明月,月光撒在古城的大地上,恬静清幽。这美丽的意境,触发了人们编造故事的灵感,纷纷编出了此歌的故事。有的说,歌中那张大哥就是吕布,那李大姐就是绍婵,他们当年就住在跑马山上。可是另一则故事却把它否定了:事实并非是这样的,张大哥、李大姐都是真姓,都真有其人,年青时两人住在康定城,后来搬到北京去了。有记者顺藤摸瓜,在北京果然找到了一对男姓张、女姓李的老夫妇,他们都认为自己就是歌中的主人公。年青时腥腥相惜,令人感动,于是便有人编了这首歌来歌唱他们。这故事是真实的吗?可惜还找不到更多的旁证来下结论。而在康定的老人中,还有一个更美好的传说,说是当年城里有一卖松光的藏族姑娘,名叫朵洛,长得漂亮美丽,被康定人称为“松光西施”。每天早上她都要上街卖松光,康定人只要听见她的叫卖声,都要打开门窗探出头来,有的是为了买松光,更多的是为了一睹“松光西施”的芳容。《康定情歌》歌唱的正是这位美丽的姑娘……
    经过人们的研究考证,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比较可靠的说法:
    《康定情歌》的原形是康定雅拉乡三道桥民间的溜溜调(“溜溜”是民歌中常见的衬词)原曲只有四句。1947年,南京国立音乐学院作曲系学生吴文季受该校“山歌社”的影响,到当时的西康省康定县采集民歌,在那里收集到这首“溜溜调”。他回到南京后,就找当时该校的教授江定仙先生为这首歌编配。江先生对此非常热情,投入了很大精力,编配了这首歌,写出了钢琴伴奏,并出版了五线谱的民歌集,这样《溜溜调》便成了《跑马溜溜的山上》。江先生当时还将民歌集送给了他的同学——一位后来享誉中外乐坛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俞宜萱。
    正是这位声乐界的老前辈俞宜萱,为《康定情歌》风靡国内外立下了汗马功劳。1948年,在湖北农学院的一次大型广场演唱会上,俞老师演唱了这首《康定情歌》、《在那遥远的地方》等民歌和爱国歌曲。她台风洒脱,音色明丽透亮,音质纯净,咬字清晰,热情奔放,听起来亮丽圆润,给人以美的享受,令人耳目一新。1948年7月,当时担任新疆省主席的张治中邀请俞宜宣去西北演出,原定是在兰州举行两场独唱会,谁料演出后欲罢不能,在兰州大学加演一场后仍不能满足听众要求。于是西北文化建设协会为她安排了一个场面极为宏大的露天音乐会。张治中特地让人选择了兰州市郊一个三面环山的深谷,命部下调动士兵在山坡上构筑了一层层梯形看台,演出场地简直就像古罗马的露天圆剧场。演出盛景空前,全场挤满了两三万观众,万头攒动。俞宜萱就站在山谷入口处的一个凉亭演唱,尽管没有扩音器,听众不管坐在哪个角落,都能清晰听到俞的歌声。俞的演唱轰动了各界,当地和其它大城市的报纸都纷纷作了报导,赞扬性的评论文章接连几天见之报端。随后她又到乌鲁木齐举行了音乐会。于是《跑马溜溜的山上》,就在全国像骏马般地奔跑开来。此后,上海大中华唱片公司约请俞灌制了唱片《康定情歌》,这首歌又随着唱片的发行进一步得到了传播。1949年5、6月,俞宜萱先后在法国巴黎、英国伦敦举行了独唱音乐会,《康定情歌》是必唱曲目,这首东方的情歌,又随着俞的歌声,传播到了西方世界。
     由于〈康定情歌〉在国内和世界不断扩大了传播范围,深受人们喜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遂把它作为重要的中国民歌向世界各国推荐。在这首歌的感染下,一个个李大姐、张大哥的故事,一代代,一双双,不断地在古老而又美丽的康定传播着。
      一曲情歌,催化出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它揭示了人们对美好歌曲的热爱和追求,也成了中国近代音乐史上一首娓娓动听的插曲。(大众乐谱撰稿)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