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谈乐 > 音乐教育家蔡松琦教授谈音乐与人生:音乐与建筑
 

音乐与建筑

  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有一个歌手名叫奥尔菲斯,他的歌声有股神奇的魅力,能叫鸟兽起舞,能使木石着魔。有一天,他对着山岗一边弹起里拉琴一边引吭高歌,他的歌声美妙动听极了,时而高亢如行云,时而婉转似流水,松树柏树,大小石块纷纷自动整齐地排列在他在身旁,建起一幢幢楼房,铺平了一条条道路,搭起一座座桥梁……,一座雄伟的城市拔地而起。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座城市,似乎时时处处都听到奥尔菲斯的美妙歌声。这就是后人常说的“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的来源后来又有人对这句名言加以补充:“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这两句话,有如一对楹联,揭示了音乐艺术与建筑艺术的内在关系。

      当我们站在北京景山顶上俯视北京故宫建筑群时,沿着中轴线我们似乎听到中国古建筑交响曲的旋律在和谐地鸣响。将音乐与建筑进行比较,音乐是在时间中展开空间,建筑则是在空间中展开时间。两者之间存在不少相似的美学法则。当你欣赏或弹奏一首协奏曲或奏鸣曲时,好像走进了一座结构严谨、装饰华美的宏伟大厦。音乐与建筑都讲究主题与形象(造型)的统一与均衡、对比与调和、比例与尺度、韵律与节奏、重复与变化、个性与风格、色彩与色调等艺术法则,两者之间息息相通。乐曲的音响框架是水平方向一支支优美的旋律线和垂直方向一个个响亮的和弦,相当于建筑物一根根横梁和一条条柱子。音乐中起装饰作用的和弦外音及外音和弦相当于建筑空间内部的装璜与修饰,不同的音色变化及色彩性和声手法相当于建筑物色调的对比。

乐段是表达乐思的最小结构单位,它的起、承、转、合布局不正是和北京四合院的结构形式相仿吗?而中、大型曲式也无非是由小而大,一层又一层地加以延伸,例如四个乐章的钢琴鸣曲就是起、承、转、合原则的扩展。这四个乐章恰似高低起伏的四幢楼房,前排的是第一乐章,后排紧接着第二、第三乐章,殿后的是第四乐章,又叫终曲。整首乐曲和谐,协调,体现了建筑美的法则。

几乎所有的建筑物,在水平方向或垂直方向都富于节奏和韵律。例如一座建筑,由左到右或者由右到左一柱,一窗;一柱,一窗地排列过去,形成“柱,窗;柱,窗”的2/4拍子;若是一柱二窗的排列法,形成“柱,窗,窗;柱,窗,窗”3/4拍子的圆舞曲;若是一柱三窗的排列法,就是“柱,窗,窗,窗;柱,窗,窗,窗”的4/4拍子了。我们从罗马大角斗场拱连拱的重复,希腊神庙优美的柱廊,哥特式教堂尖拱和垂直线的重复以及北京颐和园长廊的重复感受到音乐中典型的韵律美。

      作为空间艺术的建筑学,同样也是一种时间艺术。建筑空间序列像音乐中的时间序列一样,也有前奏、主题、冲突、低潮、高潮、结尾等过程。人们在这个序列中进行观赏,视点有高有低,视角有仰有俯,视野有大有小,空间有开有合,视景分隔联系,调和对比,高低起伏,变化统一,构成各种不同的节律感。对于一座建筑物,人们必须一再浏览,从各个方向走近它,绕着它走走,还要走进去,在那些井然有序的内部空间里穿行。只有在这时候,它那真正的美感方能显现出来。

1999年中国昆明举办的世界园林博览会上,广东《粤晖园》利用山重水复、曲径通幽、若隐若现、半藏半露、步移景异等手法,营造多级层进的系列空间,使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获得中外园林建筑专家及游客的广泛好评。它的构思及布局与音乐作品主题的陈述、变化、对比、再现手法一脉相承、异曲同工。粤晖园是广东省有史以来在国际园艺博览会中得奖最多、荣誉最高的岭南庭园。为此广州市园林局在天河公园斥巨资按粤晖园原样“克隆”一座大型园林,成为广州市永久性的园林景点。粤晖园突出传统岭南园林特色,以亚热带花木品种,构成蜡心迎宾、葵塘琴韵、画舫枕碧、碧石垂缨、花岛椰影、幽谷跳泉、南粤胜景、情溢珠江、桔果春暖、六月船歌等十景,恰似包含十个乐章的大型广东音乐音画。

世界上有许多伟大的建筑物与音乐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蜚声世界的北京天坛是我国古代四大回音建筑之一,闪耀着古代劳动人民音乐智慧的光芒。在我国四川省潼南县境培江岸边,有一座闻名遐迩令人陶醉的巨大“石琴“,它由36级石梯构成,每个阶梯如一根琴弦,只要把双脚踏上石磴,拾级上下,脚下便会响起美妙悦耳的琴声。在日本爱知县建造了一座别致的小石桥,桥两侧栏杆装有109块不同规格的音响栏板。过桥行人只要依次敲打一侧的栏板,便能奏出一首法国名曲《在桥上》,敲击另一侧栏板,则发出日本家喻户晓的民歌《故乡》。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建造了一组纪念碑建筑,近处为西贝柳斯的巨型头部雕像,稍远处由数百根长短不一的不锈钢圆管组成一个大型管风琴造型。当风吹入圆管或用手轻叩时,一排排钢管不时传出悠扬悦耳的音响,仿佛音乐家依然在创作。意大利比萨斜塔闻名全球,它是比萨大教堂的钟塔,塔的顶层装有七座音阶钟,能发出doremifasollasi七个音,是一座有趣的音乐塔。每当教堂举行仪式时,塔上的音阶钟叮当敲响,发出悦耳动听的音乐,使斜塔更令人神往。世上不仅有音乐梯、音乐塔音乐桥、音乐雕塑,还有能奏乐的墙。以《马赛曲》闻名于世的法国马赛市卡特拉纳地铁内,有一垛不同寻常的魔墙——音乐墙。人们经过它面前,它会发出一阵阵伴随行人脚步节奏的音乐。音乐墙是借助计算机技术而奏出乐曲的,行人既是音乐演奏者,又是音乐欣赏者。

  德国哲学家谢林(1775~1854)在他的《艺术哲家》中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德国音乐理论家、作曲家豪普特曼(1792~1868)在他的《和声和节拍的本质》中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

   (选自蔡松琦、蔡幸子著《钢琴宝典》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年7月第1版)

打印本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