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谈乐 > 波兰作家显克微支笔下的乐童:一个富有音乐禀赋的穷孩子
 

 一个富有音乐禀赋的穷孩子  (波)显克微支

     。。。。。。。

      他是一个非常迟钝的孩子,象别的乡下孩子一样,和别人说话时,喜欢把一个手指放进嘴里。谁也不相信他能长大,更不信他将来会成为他母亲的安慰,因为他很懒惰。他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大家都摸不看头脑。他只有一种爱好,那就是音乐。他到处都能听到音乐。等他稍稍长大一些,除了音乐,他就什么也不想了。有时,他到树林里去放牲口,或者拿看篮子去采野果子,常常空手回来,还嘟哝说:

    “妈妈,树林里在奏什么音乐?啊!啊!”

     母亲便回答他说:

      “我给你奏音乐,我给你奏音乐,看你还怕不怕!”

      是她就拿起木勺来敲他,给他“奏”了一顿音乐,孩子便哭喊起来,连连保证他以后不再犯了。但他心里还是想树林里确是有一种音乐在演唱。。。。。。到底是什么在演唱呢?他搞不清楚,只知道松树、山毛榉、白桦、黄莺,一切都在歌唱,整个树林都在歌唱。

      回声在歌唱。。。。。。田野上艾草也在歌唱,麻雀在房边的果园里啾啾叫,连樱桃树也在摇动奏出音乐。傍晚,他听到村里发出的那些声音,就认为整个村庄都在演唱。有一次有人家派他去干活,让他扬粪,风吹着木杈,他也认为是在奏乐。

    有一次,监工看见他头发散乱,呆呆地站在地里听那风吹木杈的声音。。。。监工一看到这样,就解下皮带,给了他一顿教训。可是这对他有什么用呢!大家就叫他“音乐迷杨科”。。。。。。。春天,他从屋子里跑出,到河边去吹牧笛。夜里,当青蛙咯咯地叫鸣,秧鸡在草原上歌唱,苍鹰迎着露水在呀呀高叫,公鸡在篱笆后面引颈啼叫的时候,他便睡不着觉,一心一意地听着。他到底听到了什么音乐,那只有上帝才能知道。他母亲不敢带他到教堂去,因为风琴一响或甜蜜的歌声一起,这孩子的眼睛就仿佛蒙上了一层浓雾,真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晚上,巡夜的人在村里转来转去,为了不打瞌睡,就数起天上的星星或者对狗低声地说着话。他常常看到杨科穿着一件白衬衣,在茫茫夜色中跑到酒店那里,他不进酒店,而是酒店旁边便停住了,藏在墙下面听着。酒店里面的人在跳“奥贝列格舞”,有时一位跳舞的青年会高叫一声“乌哈!”还可以听到皮靴的踢踏声,或者听到姑娘们的“想要干什么”的声音。小提琴轻快地唱:“我们吃,我们喝,我们多快活!”大提琴用低沉庄严的声音伴和着:“上帝赏赐!上帝赏赐!”窗户被灯光照得通亮,酒店的一根柱子好象在颤动、在歌唱、在演奏,而杨科在倾听。。。。。。

     若是他有这样一把能轻快地奏出“我们吃,我们喝,我们都快活”的小提琴,他会多么高兴啊!就是要这样一些会唱歌的薄木板,唉!他能从什么地方找到它们呢?什么地方会做这样的小提琴?只要让他拿一拿,他就会心满意足的!。。。。。。

     可是他只能听,直听到巡夜人在他背后的黑暗中叫了起来:

    “还不快回家去,你这个夜游神!”

     于是,他只好赤着脚,尽快地跑回家去,在他身后的黑暗中正传来小提琴的声音:“我们吃,我们喝,我们多快活!”还有大提琴的庄严的低音:“上帝赏赐!上帝赏赐!上帝赏赐!”

      只要在收获节上或者在别人的婚礼上能听到小提琴的演奏,那对他来说,就象过“盛大的节日”一样了。过后他便坐在炉子后面,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一双炯炯发亮的眼睛,象猫一样在黑暗中望着。后来他自己用薄木板和马尾做了一把小提琴,虽然不能拉出像酒店小提琴那样优美动听的音乐来,但还是能发出轻得象苍蝇和蚊子叫那样的声音。就是这样的提琴,他也从早到晚地拉着。为了这事他挨过不少的拳打脚踢,甚至被打得象一只伤痕累累的不成熟的苹果。他就是这样的天性。这孩子越来越瘦,可肚子还是那样的胀大,头发越来越浓密,经常流泪的眼睛鼓得越来越大,而他的面颊和胸膛凹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他完全不象别的孩子,倒象他那把刚刚能发出一点声音的、用薄木板做的小提琴。在青黄不接的日子里,他差别饿死了,因为他常常只能靠吃生胡萝卜和占有一把小提琴的愿望来过活。

。。。。。。。

(以下的情节是写这个穷孩子为了得到一把小提琴而悲惨地死去)

(节选自波兰十九世纪作家显克微支的短篇小说《音乐迷杨科》,题目是本站所加的)

打印本页 返回